【老頑童】 假裝沒看見

19

文/蕪庸
阿嬤很喜歡「假裝」沒看到我,或是裝作忘記我有沒有在家,藉此跟我開玩笑。
一開始,阿嬤的確常常搞不清楚我有沒有在家,因為大部分時間我都待在房間忙自己的事,她也不知道我在做些什麼。有時候我會一早就出門、很晚回家,而她還在睡,根本沒碰到面。
但這個「搞不清楚」,很快就變成阿嬤的習慣,就算她才剛看到我,也會假裝沒看過。
有一次我下午從房間走去客廳倒水喝,她故作驚訝地說:「哎喲!妹妹妳不是一早就出門了嗎?」但我明明剛剛吃中飯時還坐在她旁邊一起吃;我傍晚回家時,她說:「妳不是都在房間嗎?」可是我十五分鐘前出門才跟她說再見,還強調我等一下就回來;甚至每次看到我走到客廳丟垃圾,她便誇張地轉頭左看右看、東張西望,然後笑笑地對著我問:「咦?妹妹返來未?我怎麼一整天都沒看見她?」
有一次晚飯時,我先吃飽了,就坐在餐桌後面的椅子喝茶。她問家裡的人說:「妹妹在哪裡?怎麼沒叫她來吃飯?出去玩還是在睡?」阿嬤邊問,邊將眼角瞄向我。我知道她又跟我開玩笑,於是我沒好氣地說:「我哪像妳天天出去玩和睡覺!」
阿嬤才假裝被嚇到而摸摸胸口,轉過頭來說:「啊,原來妳在這裡喔!不要坐在暗暗的地方不出聲,嚇人喔!誰叫妳穿得好像壁紙,跟牆壁同款,看不到妳啦!」說著,她指著我的衣服哈哈大笑。
我看看自己身上花花綠綠的居家服,回嘴說:「褲子是妳縫的,要怪就怪妳拿壁紙來縫,所以妳才都看不到我!」
言語上鬧我就算了,前陣子鄰居裝修房子,接連幾天工程轟隆隆,震出好幾隻大蒼蠅在客廳盤旋。那幾天,阿嬤把報紙捲成棒狀拿在手上揮,另一手還是很流暢地玩ipad。我從她身邊走過去,卻「啪」地一聲,我的屁股被打了一棒。忽然被打的我當然嚇了一跳,隨即大叫:「幹嘛打我?」
阿嬤立刻裝無辜,不等我叫完,就說:「嘸,我嘸打妳,我是在打蒼蠅。我剛剛根本沒看見妳,怎麼可能打妳?」她還邊偷笑,邊又在空中揮了幾下報紙,要不是我閃得快又要挨打。
這招「假裝沒看見」,阿嬤發揮得淋漓盡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