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厝邊頭尾】 老社區的活菩薩

8

文/賽夏客
眷戀著兒時成長的地方,每年參加姐妹會,總是會聊到故鄉的人事物,但聽到的大都不是好消息。以前熟稔的長輩一一凋零,連當時的中生代也老病纏身,孤守著老家,讓人不勝唏噓!
我們的上家是黃姓大伙房,紅瓦連綿數十家,人丁興旺,每年年底二次稻作收割完成,「土下爬」(戲班子)就進入稻埕廣場,敲鑼打鼓賣藥演戲,帶給地方上無限歡樂,熱鬧的氣氛可以一直延續到過年。印象中,他們過得有如皇宮般貴氣,婦女腳尖手幼(不必操勞之意),羨煞周邊只圖溫飽的厝邊人。
如今,紅瓦坍塌的坍塌、掉落的掉落,僅留下三、四個行動不便的老媼,周邊的住戶也都是老人伴老屋,景致淒涼。幸好,下家住著一位賢淑的婦女,雖然也已屆耳順之年,但是比起左鄰右舍的耄耋老者,還算是青壯派。
婦人的老公是我國小同學,出外做裝潢。她留在家裡,家事做完後就勤走各戶各家,像護士般固定巡房,看看老人家有何需求,幫他們處理種種生活問題,沒事也會陪老人家打嘴鼓(聊天),把社區的老者當成親人般服侍。
我跟她曾有過一面之緣。前年回通霄老家尋根,見大門敞開,裡面空無一人,便踅到她家去,她很親切地招待我吃水果,把我當自己人看待。言談間看她忙上忙下,不便打擾太久,隨即起身告別,才知道,她還有許多「老伴」要探望呢!
現在政府推廣長照服務,但主顧之間按日計酬,缺少感情的維繫,也讓政府的美意打了折扣。而下家的老鄉,卻只是因著鄰里情感與道義責任,不求任何回報,真心關懷住家附近的老人,她謙遜地說:「不過是舉手之勞。人都會老,大家互相照顧,一代傳一代,只要長輩不嫌棄,我就心滿意足了。」
許多人感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但若我們都只是冷眼旁觀,這個社會的冷漠又怎麼可能因此融化?一定要點燃內心的那把火,傳遞溫情,就像這位活菩薩,把愛帶給社區長者,為我們做了最好的示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