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聖母峰逃過死劫 高銘和70歲登百岳

23

【本報綜合報導】第十六屆「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即日起至十一月十二日開放報名,第七屆得主高銘和分享夢想計畫進度,從一九九一年開始籌備拍攝中國大陸百岳的他,目前已攀登九十二座山岳,預計二○二一年完成挑戰,今年已經七十歲的高銘和感嘆,數位相機興起,當初贊助底片的公司停產了,原本要幫他出攝影集的出版社也關門大吉:「歷時近三十年,看盡時代變遷!」
從二十幾歲就熱愛登山、攀岩運動的高銘和,當過嚮導,也曾遠赴法國登山學校上課,之後受到日本攝影集啟發,在一九八九年興起親自動身拍攝大陸百岳的念頭,期間找出版社資助計畫,也申請到「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經費,卻在一九九六年在聖母峰遭遇山難,手指、腳趾、鼻子全被迫切除,歷經漫長復健,他才重新復出登山界,繼續他的拍攝計畫。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日下午三時十五分,他登上標高八千八百四十八公尺的聖母峰頂,下山時卻遇到強大的暴風雪,有八名隊友都罹難了。高銘和雖然獲救,但嚴重的凍傷,造成他的雙手和腳趾遭部分切除,一年內開了十五次的刀。
大難不死的高銘和,在歷經幾年的休養之後,卻仍抵不住對山的思念和拍攝山景的渴望,他克服了身體的平衡感失調,重新站穩腳步,一九四九年次的他,以六十多歲的「高齡」再次攀登高山。但他登山的目的是為了拍攝山景,所以攻頂不再是他的目標,而是選擇三千到五千公尺、具有特色的山。
大難不死
找回拍攝山岳初心
雖然滿頭白髮,高銘和的臉上卻毫無皺紋,散發著陽光般的熱力和壯年的活力,他認為這是山帶給他的能量,也堅信:「聖母峰沒有把我留在山上,一定是要我做一件有意義的事。」而這件事情,就是找回拍攝山岳的「初心」。
術後再次拿起相機,高銘和的初心不變,但卻必須重新適應雙手對機身的操控,高銘和回憶,一開始他連牙刷都拿不穩,更遑論按相機快門,靠意志力練習了一個多禮拜。從一開始的拿不正、按不到快門、無法單手拍攝……他一一克服,調整「手感」,從原本一卷三十六張的底片只能成功拍攝十幾張,找到力道跟方式按壓快門,一、二個月才慢慢找回手感,後來人機一體恢復原有功力。
高銘和已攀登完成九十二座山岳。他說印象最深刻的是為了拍一座位於巴基斯坦跟新疆交界處的山峰,他造訪過幾次,每次都狀況連連,一次更曾摔落駱駝導致骨盆斷裂,休養數年,前後爬了十幾年才總算拍攝到山景,當年終於拍到的時候,按快門當下,眼淚幾乎飆出來。
高銘和預計在二○二一年達成拍攝大陸百岳的目標,他苦笑地說,當初贊助他的柯達底片停產了,連出版社都倒了,近三十年來,他看盡時代演變,「但我還不錯,我還活著!」

高銘和一九九六年五月十日登聖母峰成功,下山卻遇暴風雪,險些喪命,鼻、手、腳趾都凍傷切除,但他靠著不斷練習,仍能用手掌拍照(圖)。圖╱資料照片
高銘和一九九六年五月十日登聖母峰成功,下山卻遇暴風雪,險些喪命,鼻、手、腳趾都凍傷切除,但他靠著不斷練習,仍能用手掌拍照(圖)。圖╱資料照片
高銘和一九九六年五月十日登聖母峰成功,下山卻遇暴風雪,險些喪命,鼻、手、腳趾都凍傷切除,但他靠著不斷練習,仍能用手掌拍照。圖╱資料照片
高銘和一九九六年五月十日登聖母峰成功,下山卻遇暴風雪,險些喪命,鼻、手、腳趾都凍傷切除,但他靠著不斷練習,仍能用手掌拍照。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