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 《花椒之味》 想念爸爸的滋味

15

文/吳孟樵
佛洛伊德雖以夢的解析與伊底帕斯情結論點聞名,但是,對於「父親」的意義,他的理論提到:「父親的存在,重點是擺在言說與愛的功能。」因此,當我們看《花椒之味》片中人回憶爸爸,是如此地珍貴,彷如再現的愛,愛沒有消失,是住在活的人心裡,溫潤回甘。
花椒具有提味、促進食欲的功能,當麻辣火鍋滿足饕客的口感時,是否想到這鍋湯底的故事?
多以女性電影為主題的導演許鞍華,持續以女性生活為著眼點,監製張小嫻小說《我的愛如此麻辣》改編的電影《花椒之味》,由具有多方才華,能寫小說能編劇的導演麥曦茵執導她正式進入影壇後的第五部電影,許鞍華認為麥曦茵執導會有不同的效果與結果。
雖然這部片是以女性為主視角看待男性(爸爸)的角色,以及愛情與親情間的關係,卻是以鍾鎮濤(飾演爸爸)為關鍵人物,多場劇情是以flash-back(倒序)穿插的鏡頭說故事。爸爸剛在醫院去世,他的影像不是出現在「現在進行式」中,而是出現在多位角色的回顧裡。
開場是鍾鎮濤身在香港「大坑舞火龍」中秋節慶典活動中,他的背影跟著火龍走,走著走著,側身回眸帶著迷人的笑容、揮手示意沒出現在鏡頭裡的人跟上隊伍。這一幕,導演的鏡頭使用得非常非常有「故事感」。能說與說不出口的情感,都在「爸爸」去世後揭開。
如樹扎根枝葉繁盛
鄭秀文飾演與爸爸情感關係冰冷的大女兒,就在爸爸去世後,她才知道爸爸有個女兒在台北(賴雅妍飾演二女兒)、有個女兒在四川重慶(李曉峰飾演三女兒),她們因為爸爸的喪禮而相會。喪禮間及喪禮後,面對爸爸長年經營的火鍋店,她們的情感流動如一枝長柄,齊心勺動最深沉的滋味。她們的共同血緣關係是爸爸,而爸爸與不同的三位女性之間有了三位寶貝女兒,卻都無法長相守。鍾鎮濤這名角色從店家工作人員的敘述中,感受著他行善的心。店員蘿蔔感激涕零地說:「我們每個人都在等待原諒自己的人。」
三名女兒不是去感受爸爸比較愛哪位女兒,而是去回憶自己與爸爸相處的點滴、爸爸先認識誰愛上誰。劇情有很多笑點,也回顧生活裡的傷感,例如賴雅妍立志於撞球選手,沒奪下晉級冠軍杯,她委屈地哭著:「如果我們已經很努力,但這世界還是沒有變好,怎麼辦?」在她與媽媽(劉瑞琪飾演)的爭執裡說出心底話:「當所有人都不看好我的時候,只有老爸叫我不要放棄。」賴雅妍自從在電影《等一個人咖啡》、舞台劇《瘋狂偶像劇》的中性造型出現後,此回依然是極具魅力的酷勁模樣。
三姐妹個性不同,老大個性緊繃;老二雖有很疼惜家庭的繼父,有很愛她的異父同母弟弟妹妹,卻偏是與媽媽不合;老三被媽媽踢皮球丟給外婆,她從事網路直播為人設計衣著打扮,將外婆(吳彥姝飾演)當作小女孩疼愛孝順。她們的名字依序是:「如樹」、「如枝」、「如果」,我們可以想見爸爸取這些名字時的用心,如樹扎根、枝葉繁盛、結出果實。
劉德華已是第九次與鄭秀文飾演情侶或夫妻。此回,他們是因鄭秀文對於婚姻的恐懼而問劉德華:「你是想結婚?還是可以結婚?」因兩性對於字詞的解釋度而暫緩姻緣。劉德華無疑是片中鄭秀文最好的朋友與支持者。
鍾鎮濤這角色如女兒們所感受的:「不管他選擇了什麼,他還是傷害了我們。」麻辣鍋是人生底味,我們想賦予它什麼滋味?透過任賢齊飾演的麻醉科醫生形容:「辣不是味覺,而是痛覺。吃辣,就是用一種痛覺掩蓋另外一種痛。」
鄭秀文終於做出爸爸獨門的美味,在爸爸離開滿一年後,三姐妹聚會,在街上看著火龍陣,此時,影像回到電影開場時鍾鎮濤在火龍陣回眸微笑揮手的畫面,揭開了鄭秀文的記憶,她哭喊著:「爸,我很想你。」
不冒險卻失去自己
佛洛伊德雖以夢的解析與伊底帕斯情結論點聞名,但是,對於「父親」的意義,他的理論提到:「父親的存在,重點是擺在言說與愛的功能。」因此,當我們看《花椒之味》片中人回憶爸爸,是如此地珍貴,彷如再現的愛,愛沒有消失,是住在活的人心裡,溫潤回甘。
我們生活中難免有不少焦慮,有時甚至如麻辣鍋蒸騰,想想齊克果的研究:「冒險造成焦慮,不冒險卻失去自己。」片中三位女兒因一場必須面對的喪禮,不僅找到親情,更找到接續生活的動力。也因《花椒之味》,我不禁憶起日本是枝裕和編導、綾瀨遙主演的《海街日記》,在爸爸喪禮後,三姐妹接回同父異母妹妹同住的故事。

佛洛伊德雖以夢的解析與伊底帕斯情結論點聞名,但是,對於「父親」的意義,他的理論提到:「父親的存在,重點是擺在言說與愛的功能。」因此,當我們看《花椒之味》片中人回憶爸爸,是如此地珍貴,彷如再現的愛,愛沒有消失,是住在活的人心裡,溫潤回甘。 圖/華映娛樂提供
佛洛伊德雖以夢的解析與伊底帕斯情結論點聞名,但是,對於「父親」的意義,他的理論提到:「父親的存在,重點是擺在言說與愛的功能。」因此,當我們看《花椒之味》片中人回憶爸爸,是如此地珍貴,彷如再現的愛,愛沒有消失,是住在活的人心裡,溫潤回甘。 圖/華映娛樂提供
佛洛伊德雖以夢的解析與伊底帕斯情結論點聞名,但是,對於「父親」的意義,他的理論提到:「父親的存在,重點是擺在言說與愛的功能。」因此,當我們看《花椒之味》片中人回憶爸爸,是如此地珍貴,彷如再現的愛,愛沒有消失,是住在活的人心裡,溫潤回甘。 圖/華映娛樂提供
佛洛伊德雖以夢的解析與伊底帕斯情結論點聞名,但是,對於「父親」的意義,他的理論提到:「父親的存在,重點是擺在言說與愛的功能。」因此,當我們看《花椒之味》片中人回憶爸爸,是如此地珍貴,彷如再現的愛,愛沒有消失,是住在活的人心裡,溫潤回甘。 圖/華映娛樂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