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篷、木屐、嬉皮裝…古早味制服 百花齊放

20

【本報台北訊】制服是台灣人的集體記憶,包括戒嚴時期的「卡其制服」,以及北一女的「小綠綠」制服。台灣學生穿制服可溯至日治時代,但你可知道,早年的學生制服不但百花齊放、還兼顧時尚與優雅?
當年日籍學生著和服,台籍學生穿長衫,原住民穿「番服」。一九二○年代以後,日本政府為了強化控制,為學生訂做與當時流行的洋服同步的洋式制服,逐漸成為官方認可和推廣的學生制服。
北一女前身「台北第一高等女學校(簡稱台北第一高女)」最早的制服,可是時尚優雅的洋服。一九二二年,日本政府頒布「新台灣教育令」,推動「日台共學」,台北第一女高學校除了迎接台籍學生,也開始制定新的洋式制服。一九二三年四月,東宮皇太子來台參觀學校時,全校學生穿著新款的洋式制服迎接皇太子。這一款制服讓人眼睛一亮,也就是現代人習稱的「水手服」。
此一新款制服,夏季制服是白色短袖襯衫,搭配同色的皮帶與帽子,下半身則為十四褶的水藍色百摺裙。冬季制服則是有著雙排、六個鈕釦的紺色長袖上衣。腳下則規定穿皮鞋,不能穿木屐或草鞋。根據歷史照片,這兩款制服時尚優雅、頗具設計感,也符合想與西方看齊的社會氛圍。
男校奇裝異服 混搭創意十足
談到設計感,台北第三女子高級學校的制服也不輸給第一女高,從一九二三年起改成洋式制服:夏季是白色短袖的洋服上衣。冬季則是紺色長袖洋服上衣,搭配同色、上有二條黑線的百褶裙,然後配上同色的圓帽。四季均搭配黑色長襪,並穿著黑色皮鞋或運動鞋。看歷史照片也覺得這款制服美呆了。
至於男校制服設計感雖略遜女校,創意卻更勝。一九二二年創設的台北高等學校(台師前身),其「高等科」學生以放浪形骸、不修邊幅著稱。他們身著敝衣破帽,腳踏高跟日式木屐闊步行走,長髮、蓬髮、腰際繫條長手巾,秋冬加件黑色斗篷。此一放肆頹靡的「制服」,猶如二戰後西方流行的嬉皮。這批高校生可以如此奇裝異服,在於他們是國家培育的精英。
然而,不管是時尚俏麗的女校水手服,或是頹廢的文青高校服,在戰火的洗禮下統統消失。一九三七年日本侵略中國大陸,戰爭爆發後,台灣學生制服也因應戰爭的需求與氛圍,出現「國防色」(卡其色)和「迷彩裝」式的學生制服。隨著戰情繃緊,總督府對各種服裝的干涉也日趨嚴格,要求台灣各級學校團體需以「國防色」、也就是現在習稱的「卡其色」製作學校制服。
戰情繃緊 制服變成「國防色」
一九三九年,「台灣總督府」發布命令,全台中學校、小學校及公學校的學生制服,質地、顏色及型式等均須統一,結束日治時期台灣學生制服百花齊放的時代。
其中,男子中學生上學時穿著西式的折領學生服,上衣與褲子不分季節均為國防色,帽子是海軍形式帽,並別上各校所屬的徽章。女子中學生則沿用過往的水手服制服,其領子與袖口有三條白線,且四季都穿裙子。
男子中學生這套「國防色」制服,因為方便統一,又帶軍事色彩,國民政府來台後不但沿用、還發揚光大,成為台灣人「卡其制服」的集體回憶。
這是花蓮鳳仁國小老師彭威翔,根據他的政大台灣史研究所碩士班論文「日治時期台灣學校制服」,修改後由左岸文化出版《太陽旗下的制服學生》一書,探究日治時代台灣人逐步換穿各種制服的過程,揭開「卡其制服」的祕密。

因應戰爭需求與氛圍,台灣學生制服統一卡其色。圖╱資料照片
因應戰爭需求與氛圍,台灣學生制服統一卡其色。圖╱資料照片
日治時代的高校男生,長髮、蓬髮、腰際繫條長手巾,秋冬加件黑色斗篷。風格宛如西方嬉皮。圖╱左岸文化提供
日治時代的高校男生,長髮、蓬髮、腰際繫條長手巾,秋冬加件黑色斗篷。風格宛如西方嬉皮。圖╱左岸文化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