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9】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74

15

佛教對「民間信仰」的看法 1
文/星雲大師
佛教對民間信仰的看法
星雲大師說:「信仰是一種出乎本性,發乎自然的精神力。」大師認為自有人類歷史以來,就有宗教信仰,而且可以說世界上各個種族皆有其特殊的民俗信仰,從信仰中亦可一窺各民族的風俗民情、文化背景以及歷史演進等。
崇奉神明,這是中國民間信仰的特色之一,也因此常被一些知識分子譏為迷信。不過星雲大師認為,「迷信」雖然不如「正信」好,但是總比「不信」好,更比「邪信」好。他說:「信仰當然以『正信』最好,不能正信時,『迷信』至少還有個信仰;連迷信都沒有的人,是空無所有,最為貧乏。」他舉例說:「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一些老公公、老婆婆跪在神明前面,虔誠的禮拜著。雖然他們不懂高深的哲理,他們的信仰被批評為『迷信』,但是他們的信心好純潔,好高尚!」因此對於過去政府大力取締民間拜拜,大師主張應以「改良」代替「取締」。
星雲大師一生倡導「尊重與包容」,尤其對於宗教信仰,他自己本身從來不曾因苦或難而動搖過對佛教的堅定信仰,但是他主張對其他宗教應該尊重包容、交流往來,甚至對於具有「迷信」色彩的民間信仰,都能從「淨化」、「提升」的立場給予定位。
以下是2001年10月6日,大師在佛光山如來殿大會堂與一千多名信眾座談,針對「佛教對『民間信仰』的看法」所提出的精闢見解。 

【問】有人說:「人是宗教的動物。」大師也曾說過:「人只要有生死問題,就不能沒有宗教信仰。」請問大師,信仰的真義是什麼?人為何要有信仰?

【答】人生在世,找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很重要。例如,工作的人,經過了一天的辛苦,總要回到舒適的家中休息;倦飛的鳥,經過了一天的覓食,也知道飛回巢中安棲。讀書的人,把身心安住在書本上面;做事業的人,把身心安頓在事業的發展上,而那竟日遊手好閒、無所事事的人,就無處安住身心了,因此尋找身心的安止處,是刻不容緩的事!
信仰能使身心安住,信仰能夠影響一個人的生活態度;沒有信仰,生活便沒有立場而失去意義。我們要使生活內容更充實、更美化,信仰是一個很大的因素。譬如有的人一生省吃儉用,辛苦賺得的金錢,本身捨不得花用,借給別人,卻被倒閉了。這時如果是沒有信仰的人,一定苦惱萬分,甚至想不開尋短見。但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就能看得開,他會當作是自己前世虧欠於人,今生有能力償還正好;能夠抱持「還債」想,心中就能淡然而不再憂慮。有的人被人冤枉,受了欺侮,心中難免感到委屈,甚至憤恨不平;但是有信仰的人,他「難忍能忍」,認為一切都是修持忍辱行所應該遭遇的,自然不會生起瞋恨心。
信仰,使我們懂得委曲求全,在生活裡不會因為一點小挫折就感到沒有辦法,如此自能美化生活。有信仰的人,對於困難、折磨,他認為這是莊嚴人生的必備要件,因此能把困難挫折化為邁向成功的礪石!有信仰的人,常常會想:「我現在虔誠的拜佛、念佛,廣修一切功德,將來就可以到佛國淨土。」由信仰而激發善行,不僅美化現世的生活,對未來更充滿美好的憧憬,所以信仰能讓生活變得有意義,讓人生充滿了生機!
信仰並不一定是指信仰宗教,有的人信仰某一種思想或某一種學說,有的人信仰某一種主義,例如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國家即是信仰馬列思想而建立,這些思想對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的人類歷史都發生重大的影響。甚至有的人崇拜某一個人,也可以成為信仰的對象。
人只要有生死問題,就一定要信仰宗教。宗教如光明,人不能缺少光明;宗教如水,人不能離開水而生活。人類從上古時代民智未開,就對大自然產生信仰,接著從信仰神權、君權,到現在的民權、人權,甚至即將到來的生權等,可以說,人類自有文明開始,除了追求物資生活的滿足以外,精神生活的提升、信仰生活的追求,更是無日或缺,因此,人可以說是宗教的動物。

信仰的最高層次

談到宗教信仰,在泰國有一種習慣,女孩子選擇對象結婚時,要先了解對方有沒有當過和尚,當過了和尚,表示此人已受過宗教純善的薰習,嚴格的生活訓練,有了宗教的信仰,才能嫁給他;如果沒有宗教信仰,表示此人缺乏人生目標,不能輕易託付終身。
宗教信仰,有時不但成為衡量一個人人品的準則,尤其信仰也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有了信仰,好比航海中有了目標,旅程上有了方向,做事有了準則,就可以一往直前,迅速到達目的地,減少不必要的摸索,所以信仰的力量如同馬達,是我們向前邁進的動源。
但是信仰宗教也要注意慎重選擇,否則一旦信錯了邪教外道,正如一個人錯喝了毒藥,等到藥效發作,則生命危矣!所以「邪信」不如「不信」;「不信」則不如「迷信」。迷信只是因為一時不了解,但至少他有善惡因果觀念,懂得去惡向善;不信的人,則如一個人不用大腦思考,不肯張開眼睛看世界,那麼永遠也沒有機會認識這個世界。
當然,信仰宗教最終是以「正信」最好!所謂正信,就是要相信善惡因果必定有報應,要相信世間絕對有聖賢好壞,要相信人生必定有過去、現在、未來,要相信世間一切都是因緣和合所生起。尤其佛教的中道緣起、因果業報、生死涅槃等教義,可以幫助我們解答人生的迷惑,所以值得信仰。
信仰佛教,也有層次上的不同,例如有人「信人不信法」、有人「信寺不信教」、有人「信情不信道」、有人「信神不信佛」等。甚至即以信仰佛教的教義而言,本身也有層次的不同,例如凡夫的般若是正見、二乘人的般若是緣起、菩薩的般若是空;唯有佛,才能真正證悟般若,所以般若是佛的境界。
其實般若也是人人本具的真如佛性,學佛主要的目的,就是要開發真如佛性,所以信仰佛教,要從求佛、信佛、拜佛,進而學佛、行佛、作佛;唯有自己作佛,才是信仰的最高層次。
信仰是人生終極的追求,信仰能使生命找到依靠;人必得要有個信仰才有中心,有信仰才有目標,有信仰才有力量。在各種信仰中,正信的宗教給人的力量最大,尤其一旦對佛教的真理產生了信仰,則面對人生一切的橫逆、迫害,不但不以為苦,並且能甘之如飴的接受。信仰真理的力量,使我們有更大的勇氣,面對致命的打擊;使我們有寬宏的心量,包容人世的不平,繼而拓展出截然不同的命運,因此人不能沒有宗教信仰。(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