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匙兒童退場 安親班兒童接棒

14

【本報綜合報導】許多六、七年級生童年時因父母工作忙碌,成為「鑰匙兒童」,是教育界曾批評的怪象。但這些人長大後成為家長,多以安全為由,希望孩子進安親班或課輔班,「鑰匙兒童」走入歷史,「安親班兒童」反而成為普遍現象。
台南市東區崇明國中、崇明國小,每到放學時刻,至少有三十家以上的安親班到學校接人,形成「學校放學、安親班上學」的景象。
台南市永康國小以前還會編路隊帶孩子回家,但孩子直接返家的少,多年來早已取消編路隊;嘉義市嘉北國小大門口對面,一排街上都是安親班或補習班,一放學,許多安親班人員早已在等候,領著學童走到對街。
嘉義市民生國中校長陳明君說,早期放學要一小時,因許多鑰匙兒童會逗留學校周邊,如今和導師放學定期在周邊巡邏,都找不到逗留學生,鑰匙兒童確實消失了。
但嘉義縣補教協會理事長謝秉諺說,農業縣少子化、高齡化愈來愈嚴重,許多國中小學生放學,祖父母就來接送到補習班,「補習班逐漸取代家庭功能,補教教師扮父母角色! 」
嘉義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教授黃財尉分析,鑰匙兒童轉為安親班兒童,主因傷害兒童的幾起社會重大案件,讓父母很在乎孩子的安全;另一方面,父母在孩子小學時,通常處於工作起飛,有經濟壓力,將孩子送進安親班,功課的責任就落在安親班身上,家長也比較輕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