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風景】 從敵人到老可愛

13

文/梁純
至少有10年的時間,我怨懟著一個「敵人」。因為,她說的每一句話,不是數落就是話中帶刺;她的目光彷彿裝上了「雷達」,隨時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從早到晚,我活在她的批判裡。
然而,恨一個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當我被眩暈、胃疾纏著不放時,除了就醫,我決定從「心」出發:參加成長團體,學習改變心念、正面思維。我每天「逼」自己寫下她的三項優點;從簡單的問候開始,試著與她交談,體會她的想法;天天書寫正能量的佳句,讓正向思考徹底內化。
終於,「敵人」不見了,現在,我稱呼她「老可愛」。
她,是我的婆婆,我們同住一個屋簷下30餘年。我慶幸自己曾努力改善婆媳關係,如今才能「享受」婆媳並肩坐在長廊下,邊聊天邊欣賞街景的和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