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回響】 難忘廣播年代

3

文/宋隆俊
拜讀〈回憶收音機〉一文,不禁勾起童年時與收音機的情緣。時光似水流,雖數十年倏忽已逝,然而聽收音機的那段美好記憶,仍在腦海中徘徊旋繞不已。
那年代,可供鄉下人娛樂的場所幾乎沒有,除非是廟會大拜拜時,才有野台歌仔戲或掌中戲可欣賞。若不是還有廣播,以及偶爾會有賣膏藥的拿卡西走唱團來村子唱演,否則村人都是早早就入睡了。
在電視還沒開播的時代,一台收音機就是最好的享受了!即使不富有的家庭,也買得起古董型的老式收音機,而搶聽頻道就是每天必上演的戲碼,大人們往往搶得先「機」,孩童也只得禮讓。
阿公、阿嬤只聽得懂歌仔戲,小孩子則喜歡聽白銀阿姨主持的「快樂兒童」。記得村尾有個外省伯伯最愛聽黃梅調或是平劇,我們全都聽得霧煞煞,還是得被迫收聽,因為他總是把音量調到最大,幾乎全村都被「轟炸」,卻也莫可奈何。
記得那時村民最常收聽的是吳樂天的「義賊廖添丁」講古,周日則有國語的廣播劇,以及當時很轟動的現場節目「空中歌廳」,演唱的都是謝雷、張琪、青山、婉曲等名歌星;重點是,還有通信猜謎送禮盒的活動,盛況空前,歷久不衰。
此外,四、五年級生應該還有印象的,就是李季準深夜所主持的「感性時間」,因大受好評,一播就是二十年。我還時常躲在棉被中偷聽「匪區」(當時用語)的廣播,感覺既興奮又害怕,萬一被查獲或被多事的村人舉報,可是會惹禍上身的。
到了五十年代,各個電視頻道陸續開播後,一般家庭雖然買不起,但都很瘋迷看電視,廣播的熱度才漸漸冷卻下來,收音機也不再是家庭的寵兒。但那段聽廣播的歲月印記,卻不曾因時間的久遠而淡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