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反思年改政策、弭平世代傷口才是首務

25

執筆人:陳長文法學教授 律師
大法官終於在今年8月對軍公教年改釋憲案做出解釋(大法官解釋781、782、783號),除軍公教退休人員不得轉任私校規定違反憲法平等原則外,其餘涉及「不溯及既往原則」、「信賴保護原則」、「比例原則」之爭議,均屬合憲。惟大法官史無前例做出28份協同以及不同意見書,足見本案之爭議。
筆者過去曾投書〈年改上路最謙卑底線:大法官宣告合憲〉,強調政府不應背信於民,應將預算花在刀口上。縱此3件解釋結果不如筆者預期,然筆者不禁好奇,面對被剝奪未來生活依靠的人民,大法官們即使做出合憲解釋,心裡曾否有過掙扎,又是否願意將這般兩難寫於意見書之中,讓人民理解大法官雖貴為法律解釋權威,卻也是本於同理心萬分不得已才做出決定。
省思年改政策及釋憲結果,筆者有2點感悟:
一、蔡政府政策偏頗失職
湯德宗大法官於不同意見書言:「年改的真正動機應是政府不願意再花這麼多錢來照顧(養老)軍公教退休人員!」、政府將預算花在未必需要的建設,才是「造成國家財政危機的罪魁禍首」。
湯大法官針對國家政策方針提出個人觀點,雖引來超越分際之爭議,然其論點擲地有聲,筆者心有戚戚焉。
軍公教年金制度瀕臨破產,原是年改勢在必行的主因。但年金制度破產並不等同國家破產。真要說,蔡政府花費(納稅人的錢)將近3900億玩軍備遊戲、8800億前瞻建設,足可證明國家財政並非窘迫。又蔡政府近日慷慨撒800億於交通觀光、淘汰柴油車、放寬農保條件等補助上、蘇院長花600億讓高鐵延長案起死回生,然這些政策均為臨時起意的急就章,對買票或許有利、對國家財政狀況卻是長久不利。若政府願將預算改挹注於社會福利制度,如:各樣年金制度、長照缺口、弱勢需求等,人民生活的福祉才能長久確保。
另外,張瓊文大法官於協同意見書言,過去較優厚的軍公教退撫制度因社會變遷導致不合理,非可歸責於軍公教人員,問題根源應是「政府多年來明知年金運作將窒礙難行卻遲遲不予作為」。政府長年怠惰,至年金制度將潰堤才大砍原本就該給人民的退休金,難怪張大法官言:「政府欠受改革不利影響之軍公教一個道歉!」
二、「世代正義」口號不應濫用
在年改釋憲辯論會上政府方代理人黃旭田律師提到:「年紀愈大的人花費愈少」、「老人生活費每月只要1萬3千元就足夠」,實令筆者搖頭。年輕的政府方律師恐不知人間疾苦,這些已退休人士面臨老年生活的挑戰,比起過往更加嚴峻。醫學發達成功對抗老化、疾病、死亡,卻撼動經濟及社會結構。老年生活只會愈漫長,與慢性病共存的時日更是如此。
長照資源僧多粥少,老年人普遍只能靠自己支應將來醫療費用,如今政府說砍就砍,對他們來說情何以堪?且年長者也不應單單被視為社會的負擔,他們仍應有活出健康豐富晚年的權利。
年改過程許多人高喊「世代正義」,更批評軍公教貪得無厭。然正義為何?光是世代間攻擊造成社會對立,就是整體社會的挫敗與不正義。筆者須強調,年改重點實非世代間的分配正義,而是應檢視國家預算分配的妥適性。
粗糙的立法未必違反憲法,這本是大法官解釋的侷限性。然而慶幸我們身處民主社會,還可用選票促成政黨輪替,將走針的政策丟棄,畢竟台灣沒有大玩撒錢遊戲及軍備競賽的本錢,我們應靠著我們的優勢──民主法治──這個軟實力,解決社會內部問題及改善兩岸關係。2020年大選將近,呼籲每位選民審慎思考投票,我們需要能嚴肅看待社會各層面需求,把錢花在刀口上,翻轉人民生活的政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