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保外就醫與法治

27

保外就醫的前總統陳水扁日前參加台中市九○八台灣國募款餐會,刻意違反台中監獄的規定,從事政治活動,還說自己是踩紅線,這是他回家五年後首次登台,就是要獻給台灣國,寧願違反規定。他自己都說得這麼清楚了,台中監獄卻表示狀況不明,要求陳水扁說明。不但中監無視於法治的存在,法務部也裝聾作啞,總統府更是為了選舉對阿扁莫可奈何。所有的法務執行單位,對於一個公然違法亂紀的行為卻視若無睹。
陳水扁的准許保外就醫本來就是一項政治決定,他的貪汙犯行已經被判刑確定,馬政府時期之所以准許保外就醫,一方面是因為他曾經是國家元首,一方面是獨派團體的一再抗爭,引起社會無謂的紛擾,在幾經考慮而且中監約法三章之後,准予保外就醫,只是法外開恩,從來沒有這樣的例子。剛放出來的時候,阿扁還有模有樣的手指頭抖個不停,大家都知道他那根本就是裝模作樣,人前人後兩個樣,哪有病人抖得這麼自在的。
二○一五年一月阿扁保外就醫時,中監依據《保外就醫受刑人管理條例》限制阿扁參加政治活動,提出「不上台、不演講、不談政治、不接受媒體採訪」的四不原則,只要違反規定就結束保外就醫,回監執行未滿的刑期。
剛出獄時,阿扁參加一些政治活動還有所顧忌,二○一七年五月參加凱達格蘭基金會募款餐會,不但透過錄影畫面致詞五分鐘,還進入會場用餐,中監認定違反規定,但卻網開一面的要求阿扁日後要提出完善的醫療評估及安全維護計畫,其實就是替他的違法行為開脫。
這也是造成阿扁無視於法治的開始,因為中監不會也不敢對他怎樣。二○一八年一月,阿扁北上參加前總統李登輝的壽宴,只說北上訪友,沒有對這項政治活動提出申請,中監狀似嚴厲地說「切勿一再自誤」,卻毫無作為。三月間他又無視中監的四不原則,出席他兒子陳致中參選高雄市議員的造勢晚會,中監的解釋是獄方沒有派人到場,會蒐集資料再認定。然而事後又不了了之。由於有中監的一再迴護,阿扁的作為愈來愈肆無忌憚。八月更接受日媒《產經新聞》專訪,中監說阿扁非主動受訪,所以不處置。
經中監多次的迴護,阿扁不只完全看透中監的畏首畏尾,而且也抓準了政府不敢對他怎樣,因此放膽在網路上寫「新勇哥物語」,不但大談時政還臧否政治人物,更不時指點江山,蔡英文總統為了對獨派示好,也只好任其所為。日前參加台灣國募款餐會時,更鄙視中監為「那個鬼地方」,還說他在監所時,台灣國義工每天三餐給他送飯,他怎麼可以不講話?別說四不,五不、六不、天龍八部都不在乎。
阿扁的言行已經明顯違法,不但對所有的受刑人不公平,對納稅義務人也不公平,對國家法治的傷害更是嚴重。這樣無法無天的言行是誰造成的?是獨派人士和主治醫師團的鼓勵,是執法單位台中監獄的迴護,是法務部的默許,是蔡總統的投鼠忌器。對這樣一個視法律如無物的執政集團,難道人民只能徒呼負負莫可奈何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