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書摘】 追逐未知的奇幻旅程 李嘉倩《去黃色小屋那邊》

10

文/李嘉倩
慕尼黑
為什麼?這裡,感覺有我的童年。
如果只就字面感受「慕尼黑」,想像這個城市的顏色是一種接近墨汁流動的黑。其實「慕尼黑」三個字是音譯過來的,沒有特別的意思,但是自從認識了來自這個城市的德國人H,這隨機組合的三個字也突然有血有肉長出靈魂緊緊跟隨,我的人生似乎悄悄的被捲入這流動的墨汁黑裡。
帶著想像中的黑,走出慕尼黑機場,一大片琉璃般的空氣藍在眼前閃耀。無論是建築物、沙沙搖晃的枝葉、路人的身影、人的臉龐……所有事物都散發著微亮的藍色光芒,置身這幅光景,在我想像中的墨色換成了灰色,隨即又漸層呈粉白,然後如霧蒸發。
第一次真正走入這座城市了,我說:「我覺得慕尼黑是藍色,自由、浪漫,也憂鬱。」H說:「慕尼黑德文的意思是修道院,神父住的地方。」
手牽手走著,我們有各自不同的「看見」,我的是觸摸不到的感受和天馬行空的嚮往,H的是可以查證的歷史。
繼續前往居住的公寓,我睜著雙眼蒐集沿途不斷迸發的色彩,在這城市藍色基調的畫布上,在我經過之後,留下許多點點的印象顏色。越過路邊公園,有一隻烏鴉拍打著翅膀,在我頭上盤旋,還掉下一根長長的黑色羽毛。拾起羽毛像握住一枝筆,烏鴉隨即霸氣的降落在我腳尖前,回頭用黑黑的眼睛直視著我,然後一跳一跳的離開。
只是輕輕的跳躍,卻震動出我的兒時回憶,腦海閃過小時候的自己拿著蠟筆不斷塗鴉的畫面—在堆滿落葉的公園裡,一隻烏鴉叼了一顆發亮的星星送給小女孩。那時的烏鴉是從夢境來的,也從夢裡飛走。夢裡,我坐在烏鴉身上,牠拍打著美麗的黑色翅膀,載著我飛,飛得好高好遠……
電話
是心電感應,你正想著某個人,對方其實也正想著你。
廚房桌上的手機鈴聲響起,我轉身走回房裡,關上門,將剛才的幻象暫時留在門外,接起電話。是H。他用充滿活力的聲音說:「今天天氣很好,你應該出去玩。聽我同事說,這附近的美術館有好看的展覽,你不是很喜歡藝術嗎?美術館的名字是『Lenbachhaus』,我拼音給你L-E-N-B-A-C-H-H-A-U-S。出門後往公園走,走到地鐵站搭車到火車站,然後轉U2到Königsplatz下車,走出地鐵站就會看到美術館了。記得帶車票、地圖、錢,出門要鎖門、護照帶著、收好,有問題打電話給我,晚上見!」
我回答:「好。」掛了電話。快速梳洗和換衣服,喝完剩下的咖啡,將需要的東西放進背包,穿上布鞋。我奔跑著下樓,貼著老太太飄忽的剪影一口氣跑到一樓,穿過中庭,推開厚重的木頭大門,迎面金光耀眼。我大口呼吸,隱身街道,往地鐵站的方向前進。
搭車過程非常順利,原本擔心的迷路並沒有發生,車站裡熙來攘往的旅客忙碌的走動。我按著指示轉彎,搭手扶梯到地下室月台轉車。赫然發現我和一群人正走著相同的路線,難道都要前往同一間美術館?
列車在黑漆漆的隧道穿梭,經過的地鐵車站各裝飾著不同的壁畫,美麗的圖畫快速拼貼占據我的腦海。當愛麗絲掉進兔子洞裡的夢遊,是否就是這種蒙太奇般的景象。
車內廣播的聲音提醒:「下一站,Königsplatz」。
我混在旅客中匆忙下車,月台上被許多高大的外國人阻擋了方向,當人群逐漸散去,站內牆面的壁畫上,一匹藍色的馬顯現眼前!
是那匹藍色的馬,被畫在牆壁上。
真是太有趣了,我忍不住在月台上奔跑起來,決定追逐這段未知的奇幻旅程,而我已經在路上。H的提議是巧合,他並不知道我早上看到藍色的馬,他甚至對藝術一點興趣都沒有,還是他同事給的建議,我才會到這間美術館。
我沒有計畫,可是有人已經幫我計畫好了。那個人是誰呢?

曾任護理工作,現職為自由創作者的李嘉倩,2017年底通過德國羅伯特.博世基金會「無界行者」旅行寫書計畫,以女畫家加布里.蒙特為研究主題,從慕尼黑-穆爾瑙-柏林,走訪女畫家生前的軌跡。圖/李嘉倩繪、大塊文化提供
曾任護理工作,現職為自由創作者的李嘉倩,2017年底通過德國羅伯特.博世基金會「無界行者」旅行寫書計畫,以女畫家加布里.蒙特為研究主題,從慕尼黑-穆爾瑙-柏林,走訪女畫家生前的軌跡。圖/李嘉倩繪、大塊文化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