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世代(下)鼓動新價值浪潮 千禧世代形塑世界

2

文/尹俊傑
「2019學年畢業生,我是其中之一,我的家族正成立助學金清償他們的就學貸款。」非裔美籍富豪史密斯(Robert F. Smith)這席話,近期在全美激起千層浪。
5月19日,史密斯在亞特蘭大莫豪斯學院(Morehouse College)發表畢業感言,突如其來向396名應屆畢業生送大禮,總值估計達4000萬美元(約新台幣12.6億元)。在場畢業生起初以為聽錯,愣了一下才會過意來,不少人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接著興奮鼓掌,不斷高呼MVP。MVP是最有價值球員(most valuable player)的縮寫,但在這群畢業生眼中,史密斯是最有價值慈善家(most valuable philanthropist)。
56歲的史密斯身價達50億美元,擁有全美最富有非裔美籍人士頭銜。獲莫豪斯學院榮譽博士學位的他呼籲把善舉傳下去,讓下一代更有機會成功。而他選擇清償的學貸債務,正是壓抑千禧世代的沉重包袱。
債務重壓忙、盲、茫
財富積累不及過去幾代
非營利組織「大學入學與成功研究所」(TICAS)分析聯邦數據發現,全美四年制大學大四生中,約三分之二背負學貸債務。聖路易聯邦準備銀行研究悲觀形容,深受債務困擾的千禧世代有志難伸,恐淪為美國「迷失的世代」。
對1980年代到1990年代間出生的千禧世代而言,生不逢時是共同感嘆,除了學貸債務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不少人出社會時剛好碰上2008年爆發的金融海嘯與經濟衰退,時運不濟。比起1930年代大蕭條後出生的每代美國人,千禧世代同齡階段累積的財富最少、結婚率最低,自然也更難養兒育女。聯邦準備理事會(Fed)最新數據卻顯示,無論千禧族再怎麼努力,可能永遠追不上過去幾代美國人的人生成就。
聯準會經濟學家去年從收入、負債、資產與消費數據,分析千禧世代和X世代(1965至1980年間出生)與戰後嬰兒潮(1946至1964年間出生)相比的情況。研究發現,經通膨調整,2016年千禧世代家庭平均淨值約9萬2000美元,比2001年X世代家庭少了近40%,也比1989年戰後嬰兒潮家庭少了約20%。至於薪資,在同齡階段,X世代全職工作的一家之主賺得比千禧世代多18%,戰後嬰兒潮則多了27%。
諷刺的是,千禧世代所受教育水準雖優於過去幾代,但大學文憑經常是付出極高成本換來的。研究顯示,2017年千禧世代學貸平均欠款10萬600美元,比2004年X世代多了逾一倍。
隨著經濟復甦,房價節節攀升,薪資漲幅跟不上,許多千禧世代大部分收入拿去償還學貸債務,選擇只租而不買屋,買車也成了奢求,財務壓力與日俱增。千禧世代財務不安定感高於戰後嬰兒潮、X世代。
學貸危機捲入總統選戰
千禧族想翻身仍待契機
眼見學貸債務危機愈演愈烈,危及美國經濟發展前景,參選總統的聯邦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4月提出大膽的高教改革方案,提議向富人加稅,免除學貸債務並推行公立大學免費就讀,預估10年耗資1.25兆美元。
如果說史密斯出手闊綽,那麼華倫的方案可說是更加大方,而且是拿富人的錢行善。
華倫提議開徵頂級富人稅(Ultra-Millionaire Tax),每年向資產5,000萬美元以上家庭抽稅2%,預計10年增加2.75兆美元稅收,部分稅收用於推行公立大學免費就讀。她並提議,家庭年所得如低於10萬美元,每名學生可免除最多5萬美元學貸債務。華倫估計,全美近4500萬人背負學貸債務,超過95%將因這項計畫受惠。
不過,正如莫豪斯學院許多畢業生不曉得史密斯要怎麼兌現清償學貸的承諾,華倫能否入主白宮、開拓財源替數千萬美國人清償上兆美元學貸債務,至今仍是一連串問號。對千禧世代來說,被債務綁住手腳的前途依舊茫然,還沒步入中年卻已深陷危機,難以自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