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央行囤黃金與全球去美元化

42

各國的中央銀行,尤其是以俄羅斯、中國大陸為首的新興市場經濟體正在進行「去美元化」,積極買進黃金以分散外匯存底的資產組合。據世界黃金協會統計,去年各國央行共買進六百五十一點一噸黃金,為一九七一年以來最高,而央行在今年前六個月買得更兇,共增持了三百七十四點一噸黃金,創下歷來上半年的最高紀錄,尤以俄、中兩國買最多。各國央行的調查也顯示,這趨勢將會持續下去  。
央行為何狂買黃金?利率走低、地緣政治不確定、全球貿易戰持續,及全球經濟成長放緩,都是支撐央行與民間投資人對黃金的強勁需求。央行買黃金的另一目的是要分散外匯存底的資產組合、進行去美元化。如俄國這麼做是基於長期的地緣政治疑慮,而中國還加上了貿易戰的因素。
俄國央行已採取建立黃金準備的長期政策,自今年一月以來已買進九十六點四噸的黃金,且在去年第四季底為止的過去十年間,俄國的黃金持有量從占外匯存底的百分之二暴增至百分之十九,總價值突破了一千億美元。此外,為展現對黃金的支持,俄國日前也取消了黃金投資的百分之二十增值稅。
據彭博資訊報導,中國當局已連續八個月購買黃金,自今年初以來累計買進了九十四噸黃金。據中國人民銀行(央行)的數據,人行持有的黃金約為一千九百四十五噸,以當前價格每英兩約一千五百美元計算,總價值約九百三十億美元,約占人行外匯存底三點一兆美元的百分之三,因此,人行還有很大增持黃金的空間。
在美中貿易戰升溫及美國公債殖利率倒掛(長期公債殖利率低於短期公債殖利率)之際,中國愈來愈青睞傳統的避險資產黃金,以分散其外匯存底的資產組合、減輕在貿易戰的風險、確保長期的經濟穩定性,並藉此與美國保持距離。市場專家指出,人行的舉動顯然就是在去美元化。
中俄兩國分散其外匯存底並與美元保持距離,目的是希望形成一個較不受美國支配的國際金融體系,進而促使地緣政治權力轉移到歐亞大陸。俄國總統普亭日前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會議上批評美元作為全球準備貨幣的霸權地位,並且指責華府試圖「將其管轄權延伸到全世界」。習近平與普亭可能找到了一個盟友──英國央行總裁卡尼,他上月預測,由幾個國家組成的大集團所支持的數位貨幣,將削弱美元對全球貿易的影響力。
央行蓄積黃金已成為全球市場日益重要的趨勢,由於經濟增長放緩,貿易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有愈來愈多國家央行的外匯存底的資產組合,試圖從美元走向更多元化。
尤其在當前充滿不確定的環境中,新興市場貨幣的不確定性很高,俄羅斯、土耳其、哈薩克、波蘭和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有充分理由繼續增加購買黃金,以分散其外匯存底的資產組合。
貿易緊張固然持續助漲金價,但隨著近來美中貿易談判似乎有好轉跡象,有些專家認為黃金可能失寵,金價漲勢可能難以為繼;但也有人不認同這種觀點,認為即便美中貿易關係改善,但隨著美國經濟成長轉弱以及美國的基準利率進一步下降,全球經濟去美元化的腳步勢必不會停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