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睜開雙眼來凝視世界

17

文╱潘襎 (台南市美術館館長)
台灣具有豐富的文化資產,包括有形文化資產與無形文化資產,在如此豐富的文化資產之外,還具備生物多樣態的大自然環境。只是,我們對於文化的理解與大自然的了解到底多少呢?
曾經有一位法國友人指出:台灣還能保存客家語、閩南語以及原住民語言,他覺得很了不起。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習以為常的事情,對外國人而言卻是不簡單的一件事。因為,法國從法蘭西學院成立以來的最根本目的就在於純化法蘭西語言,使其具備典雅的人文氣息,法語成為法蘭西民族高度文明的表徵,但是法語消滅了所有傳統的語言,成為一個民族的單一語言。但是我們卻並不知道自己擁有豐富的語言。
台灣的教育體系向來以德智體群作為衡量標準,從幾何時開始,增加了「美」作為學習的衡量項目。只是,每年到了公布學測成績之後,各大媒體爭相報導的是哪個學校有多少人學測滿分。作為教育評量項目的美育卻不受重視。但是,美育卻是二十一世紀一個民族的重要出路。
漢寶德指出:「每到花季,內人就慫恿我去陽明山,我意興闌珊,總以遊人過多搪塞。其實真正的理由是陽明山公園有花無景。也就是規畫該公園的人是一個眼光狹窄的設計家,他只知道花,知道樹,再多就不能察覺了。這正是台灣旅遊景點普遍的問題,因此水準無法提高。又比如到城市裡觀光,一般人連建築之美也無法覺察,只看到商店櫥窗與廣告。」身為建築師,漢寶德晚年認為只有美感教育才能使得台灣的國民素質提升,使得台灣擠身文明國家之列。他一生推動兩次美感教育計畫,一次在文化部,一次在教育部;最後他指出,美感教育如果等到人進入社會才去培養已經太晚了,必須及早從學校教育做起。
他期許我們的學生能從現實生活當中找到足以判別美的標準,永遠保持好奇心,能夠看到花草、樹木,也能夠大自然之美;最終能當自己是房子的業主時,找到好的建築師,給予最好的美感要求。進一步而言,一個國家的決策者如果沒有好的美感素養,市容景觀一定凌亂不堪。
因此,他認為我們應該教育孩子們充滿好奇心,睜開雙眼來凝視世界。但是,事實卻並非如此,我們的學校教育的絕大部分方法,卻是讓小孩子從書本的系統知識裡面學習,少有要求學生透過面對大自然的觀察或對一切現象保持存疑態度。這種理念頗為接近歌德的觀察法,透過感官的開啟,將外在事物納入自己的身體當中;只是漢寶德主張作為美感教育的基礎,應該從形式美感入手。
只要我們的國民能保持好奇心,打開自己內在的真正的感官,才能使得創意開啟,創造出豐富而多元的文化現象,在變動的時間脈絡當中積累出可長可久的文化活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