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泰吉 廖德蘭化破碎心靈為亞運金牌

4

文/葉語容
在台灣的中央地帶──南投,有許多山地鄉,每次颱風、大雨就容易產生土石流,甚至有滅村的危險。會選擇住在這裡的人,除了部分是原住民朋友的原鄉,還有許多是生活貧窮、家庭破碎的辛苦人家;真實映照出「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天差地別圖像。
震垮的不只是房屋
20年前的921大地震,不但震撼整個台灣人心,也震出了南投的社會問題。當時在台中開空手道館的黃泰吉教練,因為學生曾麗如遲遲未回台中上課,不顧災區餘震不斷,隻身前往南投探詢學生安危,親眼目睹斷垣殘壁、人心浮動無依的場面。
回家後,他跟太太廖德蘭教練商量,又在旭光高中校長的支持下,決定舉家搬到南投,擔任旭光高中體育班的空手道教練,並出錢資助40多名孤兒的食衣住行,後來更培訓出多達70餘位選手。
黃泰吉夫婦認為,大人小孩都處在人心浮動時期,孩子需要「引導」來維持內心的安定,而空手道可以做到這點。在Discovery製播的《921地震十周年特集》中,黃泰吉受訪時曾表示:「當時學校、家庭都忙於重建,大人一忙,孩子的生活規範變得不是那麼好,透過空手道可以讓他們培養人格素養。」黃泰吉謙稱:「能幫忙的只有教空手道,讓他們在青少年時期不會變壞;這不會讓他們更強,但會讓他們更堅強。」
放棄原本深耕基礎
其實,黃泰吉夫婦當時在台中的道館扎根頗深,平均都有上百位學生上課,廖德蘭教練本身是空手道國手,黃泰吉教練則是田徑專業,兩人在台中的事業基礎算是相當穩固,但就因為一股助人的衝動,並沒有考慮太多,便舉家搬到這個全然陌生的地方。
現在的旭光高中體育班,已經設有國中部,黃泰吉夫婦對於每年約70個孩子的付出,是供應他們從國中到高中,6年的食衣住行、比賽、訓練費用和學費,一年要花掉800到900萬元以上。所以剛來的前幾年,他們的上千萬元積蓄,很快就用完了,後來是靠著善心人士的贊助,以及教練自己的獎金、薪水再投入,才能繼續下去。
黃泰吉打趣說:「其實到現在我們都還在負債中,這幾年我們的學生得獎愈來愈多,有人說我賺了『兩億』,對啦!的確是有兩憶—『回憶』跟『記憶』!」
用陪伴與墮落拔河
黃泰吉、廖德蘭兩位教練,白天是旭光國、高中體育班的教練,每天教導孩子勤練空手道;到了晚上,他們搖身一變成為孩子的朋友與親人。來到這裡的孩子,至少9成面臨隔代教養、父母離異,或者家中有人沾染毒品……等麻煩的問題。有些孩子放假回家探親,就被家長留在家裡,不讓孩子返校念書;也有父母要求小孩加入販毒行列;也有家長被關進監獄;也有家人上吊自殺沒有喪葬費的……問題層出不窮。
黃泰吉夫婦在此安居落戶久了,才知道來這裡不是只有「教學」這麼簡單,以前在台中,學生是把空手道當成才藝、技能在學,現在他們不只教導武術,還要定期開很久的車到山裡去做「家訪」,才能掌握學生的狀況,有時遇到問題還要幫忙找錢解決,或者自己掏腰包,甚至還曾經被錯認為某個家長,被和其不對頭的人撂了十幾個幫手拿刀追砍……
黃泰吉說,孩子一旦落單、孤立無援,很容易就會被原生環境的負面情緒影響,說出:「我乾脆不要讀書,回家幫忙帶弟弟妹妹。」或者「我跟朋友去街上賺錢好了!」為了讓孩子感受到正面力量,夫妻倆花了很多時間陪伴、傾聽孩子。
獲獎無數揚名立萬
黃泰吉認為,「多年來,我們做得最成功的一點,就是陪伴!快樂時陪他們一起快樂,悲傷時陪他一起悲傷。」藉著這樣的付出,讓青春期的孩子感受到:這世上還是有人願意正面、無條件的關懷他。
在多年默默深耕之下,黃泰吉夫婦一點一滴地將人格教育融入空手道的育成計畫中,更常常警惕學生:「品德勝於金牌。」對自己的要求則是:「不可以教出對社會有害的敗類。」也因此,這20年來,他們讓不少原本可能誤入歧途的孩子,有了一條正路可以企望,因為黃泰吉時常勉勵孩子:「夢想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這句話也激勵孩子們,用行動證實他們做得到。
直至今年為止,這群學生已先後拿到15個總統教育獎,20年來,在國內外空手道競技場上,取得的金、銀、銅牌更達上千面,仁川亞運的金牌選手辜翠萍、雅加達亞運的谷筱霜,都是來自這個團隊,因此近年南投已經被冠上「空手道的搖籃」之美譽,而當初這裡培訓出來的第一批學生,也已經進入奧運的團隊當起了教練。
用大夢想勇闖世界
才十幾歲、見識有限的孩子,往往很難了解人世間的艱險和糾葛,他們對漫漫人生的理解,通常來自原生家庭跟師長。黃泰吉做為在孩子身邊、曾在社會歷練過的人,深深理解孩子若要靠一己之力從社會底層的泥淖中掙脫、翻身,究竟有多麼困難,所以他一個都不願意放棄,而孩子們也沒有讓他們夫妻失望。
黃泰吉說,一般人並不知道,在這些年輕選手的傑出表現之下,是他們與原生家庭的親情糾葛,以及善、惡的角力之戰;而他們心心念念想拚搏的,就只是想憑著自己僅有的身體與心靈,親手為自己開拓一條自救的路!
發願繼續再拚20年
「如果這樣的歷程,不是最好的生命教育,那什麼才是?孩子用身體展現最好的自己,不正是(競技)運動的終極意義嗎?」黃泰吉說,我們在做的,就是「用夢想引導學生,從白日夢開始,逐步地將夢想實現。」他開玩笑說,其實他跟太太都愛做夢,他們的談話常常都是圍繞著:學生的未來可以上什麼學校?往哪條路走比較好?……只不過每次夫妻倆做了夢,接下來,黃泰吉就得負責去找錢、去執行。
出錢出力做善事,要能持續20年並不容易,尤其實際執行時總會遭遇重重困難,及難以預料的阻力,比起單純捐錢大不相同。黃泰吉說,其實過程中也有些人曾經陪他們一起付出,但只要想到後續種種現實問題,很多人就放棄了。「其實,不要想太多,去做就對了,就好像有人落水,我不會急著去找長竹竿,而會直接把他撈起來;只要付出之後心甘情願,就可以了。」他說。
而夫妻現階段的唯一目標,是「看到每個小孩都可以站上國際舞台」。展望未來,黃泰吉是希望「蓋一個能容納100人的宿舍」,讓更多的小孩能站上國際舞台。
兒子信望愛承使命
黃泰吉笑言,一直以來,他與太太設定了一個又一個的階段性夢想,當成一項項挑戰去完成它,並享受著孩子的成長所帶來的成就感。他很自豪前後幫助過500多個孩子中,雖然其中多數是來自犯罪的高風險家庭,但目前還沒有人犯過罪,他說:「我沒有特別期望他們感恩我,只要別做壞事就好了!」
現在黃泰吉夫婦唯一的兒子已經大學畢業,考取國際空手道教練的執照,這位從小就寬容大度,跟眾人分享親情的親兒子,還曾經鬧過一個笑話,因為爸媽從沒有給他特訓過,所以小時候第一次比賽只打了一場就被淘汰了,還因此被笑稱「黃一場」,讓他蠻難過;但爸媽告訴他,「別人沒有爸媽,應該要多給他們關心」,如今,他投身空手道教學,繼續父母的志業,堅守三人家庭的核心家教:「從破碎中重建信、望、愛。」
黃泰吉夫妻「堅持用專業助人」,這個當年旁人眼中的瘋狂行徑,後來吸引了不少贊助者、後繼者善心接力,前後持續了20年之久,讓921災後的心靈重建,不但正向、成功,而且還花開遍地、芬芳滿園!

圖/黃泰吉提供
圖/黃泰吉提供
圖/黃泰吉提供
圖/黃泰吉提供
圖/黃泰吉提供
圖/黃泰吉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