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學歷與治國

135

朝野兩大黨的總統提名人,都被人拿其學歷作文章。先是國民黨提名的韓國瑜,畢業於軍校專修班,被形容成腹筍不豐的草包。繼而有獨派學者與媒體人,質疑民進黨提名的現任總統蔡英文,所得英國博士學位與博士論文有疑點,引發更多論戰。這些選季大作的學歷文章,難免務虛;選民不妨回歸學用分際與實做成績,檢視讀聖賢書者所為何事?是為己謀,還是在為萬世開太平。
政壇拿學歷做政治文章,中外皆然;有電腦文書作業系統以後,更容易比對真偽。德國名相俾斯麥的長孫女婿曾任經濟部長、國防部長,於二○一二年被發現不具一向所宣稱的博士資格後,隨即辭職。其他像教育部長、歐盟的金髮美女議員等,一爆出學歷不合格事件,都是走路一途。歐洲國家有收入豐厚的鬼影作者代撰論文,但也有埋伏各角落的獵人,專找大官、名人的著作或論文打假。蔡英文貴為總統,博士論文遭質疑,絕非孤例,公開真相就好,經得起檢驗者,沒啥可怨嘆。
韓國瑜被扣草包帽子很無稽。一九九六年總統直選以來,獲政黨提名或有分量的參選人,多為台大畢業,或有美、英知名大學的博士頭銜,皆為名校精英。韓國瑜的學歷是軍校、私立大學畢業,再進國立大學研究所得碩士學位,相對非名校精英出身。台灣的高學歷認證,又向歐、美、日等國傾斜,比台灣本土學歷更能誇示於選民;但把非名校精英打成草包,未免牽強。
用學歷鑑別人才確有其合理性,大學是通才教育,進階碩、博士,必重視研究方法;欲求博士學位者,基本須具備學術的嚴謹程序、理性的邏輯歸納與演繹,更講究誠信自律的修持。能通過學位篩選者,既有基本專業,也懂治學方法,是值得期待的實作人才。
唯過度突出學歷,以裝飾政治人物的金身,搏選民認同,形成萬般皆下品,唯賴高學歷的風尚,就給作偽者製造了溫床。上世紀有些國大代表、立委赴英、美求學,上課聘翻譯,報告有人代筆,雖遭非議,但選舉公報上仍堂皇列印歐美學校授予的學位。地方選舉中,取捷徑拿名校學位的例子不勝枚舉。勤學、終身學習都是美事,但若藉作偽的學位誇示於選民,豈非拿學歷騙選票。
單以學歷鑑別人才會失之妄斷,企業界巨擘王永慶、郭台銘均非名校精英,卻都能英雄有夢、白手起家,成就非凡事業。歷史上興漢四百年的劉邦、開創明朝兩百七十餘年帝業的朱元璋,均非學富五車的鴻儒輩,而是能匯聚人才、乘勢造勢成大業的豪傑。
當下中華民國所處內外形勢險峻,亟需傑出人才開創局面。選民可作的學歷文章,不妨先回歸學用分際,檢視政黨提名人選,過往行事是否基於全民利害,理性的歸納與演繹出方法,有無誠信自律的修持?如果內行分化鬥爭,遇斷交潮才喊全民團結,邏輯不通,缺學術理性,再高貴的學歷亦如敝屣。
實做成績是檢驗參選人的終極標尺。這些年台灣社會分裂加劇,不只政治意識有鴻溝,執政者在調和貧富不平之氣、創造不同世代發展機會等民生政策方面,亦未見學術的嚴謹程序與積極處理的態度。以致不虞之險頻發,置黨與個人權位於全民生計之先,豈有萬世太平可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