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人間百年筆陣 孔子談親子相處之道

34

執筆人:孫文學校總校長 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理事
9月28日是教師節,也是孔子誕辰紀念日。孔子是中國人最重要的哲學家與教育家,他的言論思想影響了中華民族每一代人。今天僅就孔子如何看待親子相處之道做一介紹,以紀念孔子2670歲誕辰。
第一、「愛」與「孝」是人類文明的基礎。儒家特別強調孝道,「孝」是其學說的核心概念。有子(孔子的弟子)就說:「一個人的為人若能孝順友愛,卻喜愛冒犯長上的,非常少。不好冒犯尊長,卻喜歡叛亂國家者,從來沒有聽過。君子致力於根本,根本建立了仁道自然產生。孝悌這件事,大概是做人處世,推行仁道的根本吧!」(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在儒家看來,人間的德行,當可從人一出生後,父母手足之情的開展中,逐步落實。「愛」人的力量,是人類文明的基礎。
第二、「愛」是政治的基礎。孔子認為愛人的力量,是由人與父母的聯繫開始,其次發展到手足之情,最後與社會人群及歷史文化產生關連性。在被問到,「您為何不去從政?」(子奚不為政?)時,孔子即引《尚書》說:「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於有政」,即「孝道重在行孝,並友愛兄弟,再延伸到政治事務上」。在孔子看來,愛是從政的基礎,當我們強調「孝悌」的價值時,其實也是一種「從政」的模式。這告訴我們,由己身做起,推廣出去,當可達到服務人群的理想,而非一定要取得官位,才算是從政。孔子認為,愛人的力量是活潑的、生機無限的,並非僵化的道德教訓。
第三、「愛」的方式必須有「禮」的原則。「愛」人的力量是如此巨大,其影響是如此深遠,若無適度引導,也容易產生破壞。譬如說,我們都愛我們的親人,但愛的方式完全一樣嗎?面對生老病死,愛的方式需不需要有些不同?儒家認為應當以「禮」的原則來做,才不至於傷害了這個愛的力量。魯國大夫孟懿子問孔子行孝的方法,孔子說:「不要違背禮制」(無違)。樊遲替孔子駕車時問,如何行孝?孔子告訴他:「不要違背禮制。」樊遲問:「這是什麼意思?」孔子說:「父母在世時要依禮事奉他們,死後要依禮埋葬他們,祭祀時也要依禮祭拜他們。」(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不違背禮制」是落實「愛」的原則。
第四、「孝」的本質核心就是「愛」。孔子特別指出,一般人常誤以為「物質」的提供,即是「孝」的行為。可是,如果這些作為沒有發自內心的「愛」,那麼提供再多的金錢或食物,也不是「孝」。在談到行孝之道時,孔子說:「現在所謂孝順的子女,只是被稱讚能夠奉養父母,讓父母吃好穿暖。但是說到家中的狗和馬,人們也都能飼養牠們。如果對父母不存著尊敬的心,那和飼養犬馬有何不同呢?」(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在回答子游問孝的方式時,孔子回答說:「色難」,即「對待父母和顏悅色是最困難的」,如果認為只是「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就是「孝」的全部,那就大錯特錯了。能夠以「內心的愛」為基礎,才是愛的力量的真誠表現,是人間最偉大的價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