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風(下)

16

文/白石
就這樣一顆花生米壞掉,我的左手只剩一分力氣,左腳只剩半分力氣,起居作息三餐飲食洗澡上廁所都成了大問題,我問醫師,認真復健回得來嗎?他誠實以告:死掉的沒法修復了,認真做復健,有可能恢復些功能。恢復多少?最佳狀況可達九成。這也夠用了,我從來不曾想當運動家,能走路能吃飯也該慶幸啦,萬一血栓栓住了的是視覺功能、創作功能、記憶功能,我必然會感到更多的遺憾。
三天後,我在病床上完成土地公廟碑文;第四、第五天,為朋友的新書寫成兩篇序。證明醫師沒騙我,我依然擁有視如第二生命的創作能量,感恩上蒼厚待我、放過我,讓我不但還能活,也能活得很快樂。
我常在各種講座中勉勵朋友們:即使跌倒也要順手抓把泥巴起來,天下沒白跌的倒。驗證於中個小小風,可抓到了什麼好收穫呢?
第一,病倒才發現了友誼如潮。我的病房天天被趕來探視的朋友擠得爆滿,南北各地齊聚一堂,有一天擠到病房外走道,一位趕來的女孩遠遠探頭好奇一問:你們怎麼不進去呀?女兒逗她:大家抽好號碼牌正在按順序叫號呢?隨手朝後方牆壁一指:號碼機在這兒。她勉強擠進來一看才知被騙了,那是乾洗手裝置啦,哪是什麼號碼機。就這樣,天天說說笑笑,住院十四天,有一位朋友至少來了二十趟,友誼啊,教我如何還得清?
更多遠地且是未曾謀面的網路之友,為我求耶穌求媽祖,拜觀音拜天主,更教我這個愛哭鬼為之感激涕零。
其次是更進一步體驗了生為當代台灣人之幸與福。我住的醫院環境幽雅,我和友人親人日夜停車不計其數,寬敞的停車場完全免費。十四天吞服多少藥物注射多少點滴接受多少檢查,連同病房及護理,總收費多少呢?一千兩百四十元。低廉得教我不敢置信,這個國家一定是佛菩薩經營的吧。護士小姐一日照三餐要我用左手緊握她的左手以測試力道恢復進度,我用盡力氣一再捏痛了她,卻為我的復元速度而展顏一笑,這樣視病如親,真是萬金也難買。
最開心莫過逆齡的體驗與實踐,我倒下後站不能站坐不能坐躺在病床奄奄一息的形狀,有如七十二歲一下子變成九十二歲了。隨著醫藥調理外加親人友人的鼓舞日有起色,九十二歲不久回到了八十五歲、八十歲……病後十八天我依約上台演講一場,一路順暢有如回到七十五歲;或許再經一陣努力我可以重回七十二歲之身手與能力。這樣的逆齡體驗記人間少有,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我必須談一下中風經驗中幾件重要心得:
一,血壓永遠只能當參考值而非健康的唯一標準!我病發前約一小時,在自家床上量測的血壓值是133/84,這是正常可喜之值,誰知僅僅一下子就中到了風?
二,高血壓不是中風唯一原因,其他另有原因必須探索才對得起中風。我三餐清儉,早餐常以一顆白饅頭解決;我幾乎每天走路一小時,三、五天割一次草而出一身大汗也就是所謂的盡興排毒;天天睡得安穩,居住環境因極為偏僻,有如住在森林中,空氣因而相對乾淨。這樣的生活安排為何還是中風呢?
醫學界常強調沒有所謂用腦過度之事,腦袋是愈用愈靈光的。但這一回經歷卻教我不能不重新思考這樣的說法是真是假?有沒有可靠證據?因為在病發前的今年四月到八月間,我沒有勞力過度,卻因創作力大爆發而常常日書四千字、五千字,真所謂文如泉湧欲罷不能。這使我重新思考用腦會不會有過度的問題,凡事過猶不及,即使肢體輕鬆閒坐而腦袋卻依然光速思考不絕,搞不好也會搞出問題,我們還是別迷信才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