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護生畫集】 除暴

6

文/林少雯
天津某寺鸛雀巢於鴟尾,殿上承塵中有大蛇,每至鸛雛圍集時,輒出吞食淨盡;鸛悲鳴數日乃去。如是三年,料其不復至,而次歲巢如故,及雛長,蛇又蜿蜒而上,鸛驚飛直上青冥,俄一大鳥翼蔽天日,從空疾下,以爪擊蛇,蛇首立墜,大鳥振翼去,鸛從其後若將送之。
──《聊齋誌異》,虞愚書
讀「除暴」這則護生故事,讓人想起《護生畫集》第四集中取材自《虞初新誌》的一篇〈助弱滅強〉,非常雷同。此篇的內容說的是,鸛鳥被欺負了,更大的鳥來解危。
話說天津的一座寺院,有一對鸛鳥在殿堂屋脊上裝飾的瓦獸鴟尾上築巢;殿內天花板裡面住著一條大蛇,每次鸛鳥媽媽孵出小鸛鳥,雛鸛擠在巢中嗷嗷待哺時,大蛇就從藏身的天花板爬出來,將小鸛鳥全部吃掉;鸛鳥媽媽遭遇到喪子之痛,無處申冤,每次都只能暗自垂淚,在附近徘徊了好幾天,才傷心地離去。
母鸛鳥因為害怕而不敢再來原址築巢。經過了三年,母鸛鳥心想大蛇應該不會再來了,於是又回到寺院屋脊的鴟尾上築巢。待鸛鳥媽媽將卵孵化,小鸛鳥一隻隻破殼而出,窩巢裡再度雛鸛成群時,那條大蛇又出現了;牠沿著牆面蜿蜒而上,就要爬至鴟尾。
此時,機警的鸛鳥媽媽發現了大蛇的行蹤,牠驚飛而起,直衝上青天;不多久,請來了救兵;只見一隻大鳥張著其大無比的,幾乎將天日都遮蔽的大翅膀,從空中急速飛下來,毫不留情地以利爪去攻擊大蛇;大鳥這一擊,大蛇馬上身首異處,蛇頭從屋頂直墮地面。
大鳥為鸛鳥媽媽除去暴徒之後,隨即振翅飛走;鸛鳥媽媽尾隨了一小段路,彷彿在恭送大鳥離去一般。
哇!真是驚險!小鸛鳥差點兒沒命,鸛鳥媽媽差點兒又失去牠親愛的孩子;若不是大鳥維持正義,拔刀相助,這鸛鳥媽媽又要再次傷心落淚了。
鳥都能如此照顧其他鳥類朋友,跟人一樣的能夠助人,為別人著想;同為有情眾生,人類更不能去傷害其他眾生,應要相互尊重,彼此愛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