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我望己】 一串佛珠撒落

28

文╱田運良
趁著暑期閒空,返回新莊老家為棄用的書房做了大整理,翻箱倒櫃地把堆藏在牆角、陳年的老信件書函、黃報紙傳單、舊雜誌期刊,還有好幾大箱捨不得丟掉的書冊,全都翻出來一一檢視審酌,分出有價值沒價值、要留不留的兩大堆,為著過往的文學光華篩濾擇檢判別著何是寶玉、何是凡石……
一整個下午都在取捨之間為難著自己,留大於難捨、棄不小於丟拋,再三徬徨猶豫地區分著,望著如山的這左右兩大堆,那可都是一大串撒落的歲月曾經,攤在地板上、癱在記憶裡……
循序翻整間,突然閃過眼前、壓在箱底的一只斑駁的黑褐硬紙盒引起好奇,撥去塵灰殘屑,緩緩打開上盒蓋……哇,盒中金黃絨布裡躺著一座獎牌。小心翼翼地輕輕拿起,狐疑地前後端詳,山形切割的外觀、瑩透剔亮的水晶質地、木製的托底,拿在手上墊墊還頗感重量。
透明水晶獎牌上粉雕著幾排楷體字,上排「慶祝佛光山開山三十周年 普門雜誌創刊二百期」、下排「第三屆佛光文學獎 新詩組佳作 田運良」字樣,最下方是《普門》雜誌的logo,並署名著「創辦人星雲/發行人慈容 敬贈」。
坐回電腦前,我趕忙著鍵打google的幾個關鍵字,一換再換十數個網頁以搜尋,像心急如焚在翻找某一樁歷史事件真相的慌張莽撞,疾疾追索這座獎牌的實際來歷與真正身世;我更在腦海裡挖掘更深層的記憶,積極想著空白的那幾年裡曾上過彩的那抹文學驚豔,期望這曠世絕密盡快出土。終於,直到在某個不起眼的USB裡、備份當年電腦桌面上的資料夾中的word檔名「一串佛珠撒落」中,尋獲曾被遺忘的此番榮譽,以及一大串與佛牽繫的深緣。

是的,正是這首詩獲獎的,早早寫於一九九六年初。真不記得是在何動機下完成的,或許是衝擊到某種觸動而起筆寫就的,或是只是簡純地有所感動就沙沙記下了……隨緣的心境傳真紀錄,指認了人生破口裂痕,和悔意懺情。
〈一串佛珠撒落〉共有六段,前五段裡的「佛珠」分別是撒落在紛擾身世、調色盤、百花園、梵音樂曲、輪迴的夜暗五種寓意情境中的感悟,最後一段則綜整作結,此中愁緒裡蘊有反思己、重審我的幡然省悟,期期積極迎風向陽:
一串佛珠撒落,散鋪在紛擾身世/生生滅滅滄桑間。/人間幕幕演繹的悲歌/可都為累世的罪孽深重?/背負太多冗錯/莫敢回首,怕見落泊踩下的足跡不夠美/應要憐惜此時此刻被牢牢鍊綁的痛覺/痛;痛正被緊緊圍困在修行上。/因緣上浮雕著生死紋飾/鐫有敘述痛後的懺悔箴句/預設的一回人生如此舛誤/之於平常心,都萬念俱灰。/念救贖、思謝恩,並為慈悲/命一種很菩薩、很釋迦牟尼的法號/告赦群靈,拯救生命中不可承受之,大痛
一串佛珠撒落,散鋪在調色盤上/人生的紅橙藍綠藍靛紫。/偶爾揮彩潑墨/無非是想繼續原色的墮落和沉痾/畫一幅簡圖,繪上素樸淡彩/蓋覆過所有貪瞋痴的舉止動念/讓生命純然如一頁白紙/呵,隨心多念阿彌陀佛/縱使陰晴圓缺、縱使生老病死/色彩再豐富繁麗的人生/有情有愛,想必是吹掠佛門無國界疆域的功德
一串佛珠撒落,散鋪在百花園裡/奼紫嫣紅布滿禪境。/心事蜩螗,始終掛念微春的百里紅塵/早該預知會有這麼一回花紅草綠/半開或盛綻的;含苞或凋謝的。/園裡,整潭折枝的蓮荷/攀擷的蕾玫、斷莖的草卉/被日光編織成萎凋了的瓣屍啊/芸朵原應盎然蓬勃、爭奇鬥豔的/但卻緩緩釋去馨香澤色……/忍睹枯榮無常,生命的進行如花
一串佛珠撒落,散鋪在梵音樂曲/悠幽抑揚頓挫間。/當所有碑塔都已傾頹/世界冷冷清清,演著戰亂兵燹飢荒災禍/私藏最初心靈密處的恨意/漸次喧譁鼓噪起來……/淹沒木魚叩叩、戒鼓鼕鼕/他深深依賴大慈大悲慰馴孤獨/勸心施善祈願拜祭,造出一片藍天淨土/世間本可美好平和的。/佛自在人心。檀香與禪樂飄然裊繞/他已濃稠得近乎無得虛空/布置己身最瀲灩的方外
一串佛珠撒落,散鋪在輪迴的夜暗/生命的風狂雨驟裡。/沉思至此,他徐步穿過夢境/一一闔上藏經、收妥念珠、清完供桌上的禱祝/關掉狂歡後的暗夜/回歸風息雨止的俗塵/手捧著整疊自己、與荒蕪,和佛對坐/溝流清貧生活的能捨與求得。萬籟俱寂/跟每一個慧福道過晚安後/返樸,歸往至真至善至美/續一切善根、惜一切佛典、護一切律儀/初初清醒,看破千樣百態人生
一串佛珠撒落……/似雨傾落。如淚。/俯身撿拾散鋪的佛珠/一一穿回每一顆善緣喜樂/他將佛珠掛在清明處/即使夜再暗,他無懼黑也不怕迷途/挺身無悔於共難度眾/勇敢傳燈

隨後連續的好幾個夜暗,我一直反覆解讀著詩內字裡行間曾共生繫結的種種佛緣,硬是剝開拆解每一個字辭層層翻尋,只為覓找那佛珠。尤其驚駭的是,緩緩逐行讀到「似雨傾落。如淚。」這句……竟語塞而嘎然頓止,真如乍雷狠劈般,我好能感覺那分爆裂的痛徹心扉呀。
是的,凡所有詩句都是當下心情感觸的造境,諸如記憶的裁剪、意象的雜質、敘述的多音、語意的跌宕、故事的變形、劇情的換場,乃至遣詞用字都是最篤實傳真的映現,當年筆下詩中的「佛珠」、「撒落」,絕對是當頭棒喝般的怵然驚悟、絕對是暮鼓晨鐘般的徹然醒悟,更絕對是洗心革志般的恍然頓悟。
如今再重讀此詩,隱隱作祟的顫懼恓惶,躲在陰影角落暗處,頗感荒涼無邊無盡,而此之時空人事物換星移,自忖我心己意可還有當年的澄靜純明?
我確定那串生命裡不意遺落的佛珠,一定是隱喻著曠世遞傳的燭盞薪火、一定是諭示了轉識成智的淨土指引、一定是我己無悔無恨於汲汲追索的永生價值。而「佛珠」是否還曾「撒落」在其他哪裡?我慌忙著四處找,尋覓著被荒置、被遺棄的慈悲與歡喜。其實,我很願禮敬獻祭,苦行布施祈禱之路,遠越時間光陰,卑微而悲憫地等待,等待能重再續牽那段佛緣……
我舉燈引路,靜靜沒有話語,立足內與外的邊隙位置,在夜闌口聯絡明與暗,敬候遲至的所有因緣,贈以光照邀請進入我的生命。此刻,我祈請祂再現,容能恩賜佛珠善緣,並且引領我從迷濛蒼茫漸次走出逆溺決絕之地,向清明處繼續完成更清明的自我修練、度化與禪行。
過客乃我,努力以詩句書寫走慢歲月,人生若能再返來,無論責罰救贖有多重沉苛厲,我絕對會緊緊握住不放手,那串佛珠、這今生此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