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月 主題徵文– 詠月】 月下烹茶小時光

13

文/靜夜微雨
記得幼年,碰到農閒時,他會領著她爬上村莊的最高點位置,在那裡可以俯瞰四縣市的風景,一溪島嶼知名的長河蜿蜿蜒蜒,如同蟒蛇越過黑森林,曙光露出半個蛋黃色塊,躲貓貓似地又慢慢轉白,終於飛射萬丈光點,像在迎接二人到來。
他是來家裡幫忙整理林場的遠房表親安仔。他們常倨於桂竹林及百果園子兜旋半日,尋找風口大樹下的土坡歇息。傍晚很快就到了,相思樹搖曳的小路圍繞畫眉、夜鷹及蟬的鳴叫,蟲唧蛙聲也來附和,熱鬧極了!
田間隨處一望便是故鄉的山巒,偶爾霧氣瀰漫,隨季節變化風向;偶爾秋光繾綣,葉羽斑斕,詩情畫意,煞是好看。眼前,夜幕靜靜地鋪開一條銀帶,二人高高坐著欣賞,微風拂去沾滿草籽汗水的臉龐,替他們滌淨了塵埃。
遠處街景酷似一顆顆小星星變幻色彩,他們盼望月亮冒出頭來打招呼,但山上的烏雲濃霧屢屢作梗,致使美事多磨!寮頂祖父搭蓋的土厝有一煮筍的灶炕,安仔哥教她撿取竹枝木頭燒水,等壺開他便從麻布袋中抓些茶葉放入,再摻進晒乾的桂花,剎那香氣嬝繞撲鼻,清棻滿室。
不知不覺,月牙兒已由頭頂冒出了銀元般的笑臉,黃澄澄地金輝鋪天而下,把兩人的臉烘托得燦亮無比,大地此時呈現初秋的涼意舒爽,等起風便覺有絲寒冷。偎進火光之處,烤暖身子,一杯清茗入喉,頓感人間猶若仙境,白日繁瑣的憂愁倏地逃逸無蹤!
升上國中後,安仔也離開她父親經營的杉池林場,去了別鄉娶妻生子繼續自己的人生,相聚機會可謂十分稀罕。然而,幼年跟著早熟失學的他四處尋找美好物事的景象,卻一直點滴儲存於記憶的隨身碟,偶爾取出擦拭,彷彿一盞陶杯沐著茶香,透著月華的色澤,提醒我,做人莫忘源頭,即使年少懵懂的友情,也彌足珍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