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記憶】 源

10

文/林榮淑
窗外日照已有了春天的訊息。
春陽照遍窗櫺上的植栽,綠葉子隨風頷首。睡過飽盈午覺,慵懶瞳眸掃到牆上的掛鐘,四點三刻。趁嘔吐感還在睡,下床調製晚餐。害喜孕婦搶時機操家事,守住:雙人枕頭睡了三年多,終於盼到這條天大地大的天機。
量米、淘米……順著相同方向輕拂洗,米粒沒擦傷,才能煮出晶瑩飽滿米飯。聰敏手上端的好像是盛得滿滿的一鍋春日陽光。
預感到美好的事就要來到。
「Honey!周末,來去海邊走走,吹吹海風,OK?」男人邊吃晚餐邊說。
「佗位海邊?」
「一府、二鹿、三艋舺、四寶斗、五番挖。不再近廟欺神,去你最愛的芳苑王功漁港,較早出門,順路彎去看妳兜的古厝。」
「喔!蝦猴料理阿母手路菜……」
「你思念阿母,思念螻蛄蝦,把我算進去,咱全家二個人做伙懷念。」
「全家兩個人?」
「是啊。」
「全家不只兩個人,還有……」聰敏雙手摸肚。
「啊?你的意思是我升格當老爸?」
「醫生說已經三個月了。阿母肚子裡有我,病囝只想吃咱彰化獨產蝦猴。一隻蝦猴配三碗糜。遺傳著阿母,現在也是想蝦猴……」聰敏用力點點頭,雙頰飛來兩朵紅雲。
「怎不早說?我親手抓,火速料理,讓你吃個夠夠夠。」男人抱聰敏,狂吻。
黑白相間條紋,頂層外環繞著陽台,八角形建築物,全台最年輕的燈塔,「芳苑燈塔」映入眼眸,沁涼海風輕拉衣角。
「Honey!坐在這等。我抓蝦猴去。」
男人提著水桶和耙子,朝海奔去。聰敏雙眼微閉。兒時和阿母抓蝦猴影像浮現。海風習習,天地人爽快。
「Honey!抓到這些,夠嗎?」半身泥人、滿臉汗泥條痕男人掛著憨笑。
「食髓知味饕客愈來愈多,加上環境汙染,蝦猴變很少了,你厲害。」
「多謝誇獎。活跳跳下鍋,妳和童年味蕾喜重逢。」
聰敏接過水桶,凝視片刻,幸福無邊。起身,微笑往潮間帶走,說:「讓牠們都回家吧!」
男人追上,接過水桶,牽手走向海,水桶傾倒。蝦猴快速四散鑽進泥洞。快樂同步鑽進一家三口心窩。遠處海潮唱起如詩生命之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