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空壓力桶, 找回健康金三角

224

文/記者陳玲芳
王偉全於台中榮總嘉義分院擔任主治醫師時,曾在復健科主任楊立群指示下,負責發展「市區門診部」業務,由於深感「診所」與「醫學中心」取向不同,於是致力發展骨骼肌肉超音波、增生療法、針灸與電針治療、肌內效貼紮術、鞋墊製作,希望能夠服務為病所苦、被「痛」折磨的廣大社區民眾。
由於成效卓著,王偉全逐漸打開知名度,經常聽聞患者說:「那個台北榮總來的王醫師,很年輕、很細心、很不錯」、「我膝關節退化,人家推薦我來找王醫師打PRP(增生療法)」、「我肩膀痛好久了,想請王醫師幫我做超音波、打玻尿酸。」患者也從剛開始一診不到十人,後期增至三、四十人,甚至一診患者人數高達八十人。
「疼痛,是主觀的感覺,不只包括身體組織損傷(結構)部分,也與化學、情緒息息相關。」王偉全表示,脊骨醫學將人體的健康分成「結構、化學、情緒」三個角色,各自必須處於穩定,三者也需要互相維持平衡,才能達到健康的最佳狀態。所以,結構性、化學性及情緒性穩定,堪稱「健康金三角」!
發炎為何好不了?
「痛」是什麼?為什麼踩到同一塊石頭,有人「大痛」,有人「小痛」。復健科醫師王偉全說,疼痛的分類法繁多,依「時間長度」可分急性、慢性,一般分界是三個月。「急性疼痛」是人體的警報器,保護身體避免更多傷害,例如我們手碰到火,不痛的話,就會一直被燒下去。至於「慢性疼痛」,不是警報器,而是疾病。
疼痛可依「性質」區分為:肌骨痛、內臟痛、神經病變痛、自律神經痛。後兩者已牽涉疼痛的「中樞敏感化」,有複雜的神經生理機制在裡面,簡單來說,就是「腦」和「脊髓」,這些在你的疼痛經驗中,扮演比「周邊組織」更重要的角色。
同時,這些疼痛分類也不是二分法。你極可能同時有身體疼痛和交感神經疼痛,例如手術或腦中風後的複雜性局部疼痛症候群(CRPS),病人會有腫大、發冷或發熱現象,其與交感神經和中樞神經有密切關聯,治療須「多管齊下」,因此被許多疼痛治療醫師,視為最棘手的夢魘。
「慢性疼痛」,與身體發炎息息相關。每次王偉全幫病人做超音波檢查,告訴病人這裡有「發炎」,馬上會聽到的問題就是「發炎那麼久,怎麼還不會好?」會有此疑問,完全可以理解,因為我們總是記得「年輕的時候,受傷很快就好了!」但你不妨想想:「現在的身體狀況,跟年輕時有什麼不一樣呢?」
想像你提著一個壓力桶
王偉全說,發炎一直好不了,應回到「健康金三角」理論,可以歸納為:「結構性不穩定」:生物力學結構沒有改變,發炎當然不會好;大腦和身體會走「最低阻力路線」(path of the least resistance),神經肌肉控制沒改變,人體的「代償作用」停不了,過度使用,當然會發炎;「化學性不穩定」:置身的環境,讓人一直處於慢性發炎狀態;「情緒性不穩定」:緊張、焦慮、憂鬱、壓力,皆會使身體發炎。
想像你提著一個「壓力桶」,「結構性壓力」、「化學性壓力」、「情緒性壓力」,就像三個水龍頭,不斷增加「壓力桶」的重量,增加適應負荷量;假設有一天,突如其來的壓力(三個水龍頭一起開,排水管又塞住了)讓你提不動這個桶子,你就病發了!這就是「病來如山倒」。
「病去如抽絲」又是怎麼回事?王偉全說,很可惜,在你爆發的那一刻,身體結構、化學、情緒,都以等比級數地「加壓」(這是人體設定,當人遇到緊急危難時,壓力荷爾蒙會啟動),或過了「無法回頭點」(point of no return)。此外,這個「壓力桶」的排水孔,可能已經堵住了,所以需要多管齊下,找更多專家一起來幫忙抽水、減壓,才能改善現狀。
當人遇到眾多毒素、壓力,又無力排解,身體只會做兩件事情。一是「儲存或隔絕」:例如形成良性或惡性腫瘤、囊腫,甲狀腺、子宮或攝護腺問題等;二是用「另類」方法排出:如出現皮膚症狀(紅疹、蕁麻疹、乾癬等),氣喘、過敏、拉肚子等,以及最重要的「疼痛」。
王偉全說,病人常常很驚訝,我的「痛」是最近的,為什麼和很久以前的「傷」會有關?這就是原因。了解你的「壓力桶」,從很久以前就開始累積了,有時候「那才是根源」。「壓力的累積是一點一滴的。如果你懂得適時釋放壓力桶,讓它時時處於輕盈的狀態,面對突如其來的壓力,你就能安然無恙!」
他指出,結構、化學、情緒會相互影響,情況不嚴重時,只解決其中一樣,其他兩樣或許能跟著迎刃而解;有時候,只處理其中一樣,另外兩樣聞風不動,三者必須一起處理。絕大多數,需要找到根源的 A.T.M.(前因、觸發事件、維持因素),才能預防,同時「治標」兼「治本」。
以愛注射的增生療法
現任長安醫院復健科主任王偉全,五年前成立「台灣增生療法醫學會」推廣 PRP增生療法,今年夏天則出版《腰痛、膝蓋痛 要開刀?PRP增生療法醫師教你重啟超人的修復力》(原水文化)一書,毫不藏私地與大眾分享各種疼痛對症治療關鍵細節和診療經驗。
所謂「增生療法」,跟一般「疼痛治療」常見的介入性注射如神經阻斷術、射頻燒灼術、硬脊膜上注射等,有何不同?王偉全說,台灣增生療法醫學會的座右銘是「以愛注射」(Inject with Love)!
他進一步解釋,因為增生療法醫師多擅長以「張力整合結構」看待整體的結構,配合超音波、骨病學、功能性檢測,找出疼痛的根因;同時,以「全人醫療」,關懷病人的結構、化學、情緒,三層面的健康,除了打針之外,也會關心病人的飲食營養、睡眠、運動、壓力、工作型態等。
王偉全:從四肢癱瘓到復健科醫師之路
「小時候很愛看《超人》影集與電影,覺得克拉克.肯特不僅是正義的化身,擁有超能力,卻又處事低調,能隱身記者,寄情於截然不同的兩種工作;雖然我沒有超能力,平時個性也很低調,看似木訥寡言,但上班時認真工作,跟朋友一旦熟稔之後,我是個非常熱情活潑的人,常常扮演開心果,且熱心助人。」
復健科醫師王偉全說,除了個性相似外,他對《超人》男主角克里斯多福.李維(Christopher Reeve),還有一分特殊情感:「因為,我們同樣都是『頸椎脊髓損傷』患者。」
大一那年暑假前數周,王偉全騎著摩托車在陽明大學校園外的環山道路「髮夾彎」下坡處,因為煞車突然失靈,導致車速愈來愈快,當時他只有三個選擇:摔下山崖、繼續失速下坡或撞向山壁。他選擇在速度尚未快到不可控制前,撞上山壁。
「我的身體翻了一圈,摔落在地,當下正準備起身時,赫然發現已動彈不得,四肢癱瘓!」他使盡全力,試圖爬起,卻怎麼也動不了,焦急地以為末日就要來臨。「我的人生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此悲慘的事件,這無疑是改變我一生的一天。」
好不容易考上陽明大學醫學系,經過第一年醫學生涯洗禮,王偉全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發生這種不幸。母親立刻從台中北上,父親隔日也從上海飛回,神情焦慮又不忍,他第一次深切體會到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所幸,他馬上被同學發現,在二十分鐘內即送到台北榮總,做了妥善處置。
王偉全在神經外科主治醫師與學長姊們的細心照顧,以及同學、親朋好友們的鼓勵支持下,穩定地度過了脊髓休克時期,逐漸恢復健康。當時,心臟內科主任陳震寰來探視他,對他講了一句話,令他永難忘懷:「你要把現在的感受記起來,這些痛苦不要白受了!」言下之意,像是在提醒著:「醫師有時會忘了病人的痛苦,或忘了自己也可能生病,也可能成為病人。」
經由這次車禍事故,王偉全經歷了導尿、肌電圖檢查被扎針、尿路動力學檢查等,讓他更能體會也更懂得去理解病人的感受與痛苦。整個暑假,他都在醫院度過,直到後來病情穩定,轉至北榮復健一個月,接著回到台中榮總復健部,繼續復健一個多月。
王偉全被診斷為「頸椎第四、五節損傷,合併脊髓半側損害(Brown-S?quard)症候群」,至今仍有後遺症。當時,因為長期戴頸圈,脖子非常僵硬。所幸,到台中榮總看復健部主任周崇頌門診,主任評估後決定將他的頸圈拿掉,為他做了許多按摩與徒手治療,緩解頸部僵硬問題;此外,也針對肌肉無力與「本體覺」做訓練,並耐心教導他正確的立姿與坐姿。
王偉全後來又回到台北繼續念書,選擇就近的振興醫院做復健,但他對於當時周崇頌主任的處置與治療,無比佩服、由衷感激,從此也埋下他對「復健醫學」滿懷興趣的種子,一步步走上復健科醫師之路。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為何「病」那麼難好?圖/原水文化提供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為何「病」那麼難好?圖/原水文化提供
壓力桶理論 圖/原水文化提供
壓力桶理論 圖/原水文化提供
鏡像治療對腦中風或手術後的複雜性局部疼痛症候群,很有幫助。圖/原水文化提供
鏡像治療對腦中風或手術後的複雜性局部疼痛症候群,很有幫助。圖/原水文化提供
從四肢癱瘓到復健科醫師之路。圖/原水文化提供
從四肢癱瘓到復健科醫師之路。圖/原水文化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