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4金剛經講話】金剛經講話第一金剛功德業障冰消分第十六1安忍不動 隨緣消舊業

1

文/星雲大師
佛陀所說都是真實不誑之語,但現實生活中,為什麼有些持經演說者,不但沒有受到人、天的尊重禮拜,反而被世人所輕賤呢?
譯文
「又,須菩提!如果有善男子、善女人,一心受持、讀誦本經,若不得人、天的恭敬,反而受到輕賤譏罵,那是因為此人先世所造的罪業很重,本應墮入三惡道中去受苦,但是他因受持、讀誦本經的無量功德力故,惡業由重易輕,在受人輕賤譏罵中,宿業漸漸消滅,未來將證得無上正等正覺。
「須菩提!我回想起過去在遇到燃燈佛之前的無量劫中,曾值遇過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都一一親承供養,一佛也沒有空過。後世假使有人,尤其是在末法時代,能誠心地受持、讀誦本經,此人所得的功德,和我所供養諸佛的功德相較,我供佛的功德雖百分、千萬億分,乃至算數之多,譬如微塵恆沙,皆不及持經功德之一分。
「須菩提!假使有善男子、善女人,尤其是在末法時代,能受持、讀誦本經,其所得的功德之多,我如果一一具實說出,也許有人聽聞我說了這樣廣大的功德,其心會紛亂如狂,狐疑而不信。須菩提!為什麼有人聽了會這樣狂亂起疑呢?那是因為這部經的義理甚深不可思議,所以持受它所得的果報也就廣大不可思議。」
原典
能淨業障分第十六①
「復次,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②,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③劫,於然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④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於後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後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即狂亂,狐疑不信。須菩提!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⑤亦不可思議。」
註釋
①所謂業障,或是宿業、或是現業,皆可障蔽真如自性,在六道輪迴之中,生滅不已,沒有休止。若能受持、讀誦般若甚深妙理,洞知一切皆是幻相,皆是虛妄,則不再隨境轉業,便能境隨人轉了。深入般若,虛妄淨盡,故曰能淨業障。
②業:造作之義。是指行為、意志等身心活動。一般分為三種,即身、口、意三業。業的性質,有善、惡、無記(非善非惡)三種。所造者若為五逆十惡之罪業,將來必受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之業報;若造五戒十善之善業,將來可得人、天等善道之福報。
③阿僧祇:意謂無央數、無量數。
④那由他:印度的數量單位,約為1011。
⑤果報:吾人今日之種種,乃過去業因所招感之結果,故曰果;又為相應於其業因而報者,故曰報。
講話
前分已表明受持、讀誦、為他人說的殊勝功德,本分佛陀為破凡夫不理解受持者功德既然如此之大,為何還會被人輕賤之真義,惟恐對境成迷,而譏毀如來教法,又慈悲為我等宣說《金剛經》不可稱量、不可思議的功德果報。
一、凌辱輕賤,除先世罪。
二、供養諸佛,不如無心。
三、末法眾生,狐疑不信。
四、果報巍巍,不可思議。
前分說到,持經演說者具有不可思議之功德;凡是經典所在之處,即是佛塔,應受一切人、天恭敬供養。佛陀所說都是真實不誑之語,但現實生活中,為什麼有些持經演說者,不但沒有受到人、天的尊重禮拜,反而被世人所輕賤呢?
一、凌辱輕賤,除先世罪
何謂輕賤?輕則不重,賤則不尊矣。輕賤事有多種,如因猜疑而生嫌隙,或懷瞋怨而加毀謗,或依權勢而欺凌,甚至用刀杖瓦石,拳腳相加……凡此皆為輕賤事。
為什麼持誦此經者,仍會遭逢為人輕賤之事呢?此中,實有二種凡人所不知不解的果報變異。
(一)報不可思議:以輕易重,原本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之業果,消散滅盡。
(二)果不可思議:除先世罪業冰消外,未來當證菩提之佛果。
凡夫心性怯弱,貪著有相功德,不知輕賤忍辱之境乃是惡業轉化、福慧增長的報果。六根若被違順、愛憎諸相所動亂,又怎能淨心信受如來於經中所宣說的妙義呢?張無盡居士詩言:
四序炎涼去復返,聖凡只在剎那間;
前生罪業今生賤,了卻前生罪業山。
就算是已覺悟的佛陀,仍免不了有十難,《佛說興起行經》提到:
(一)孫陀利謗佛難。
(二)奢彌跋謗佛難。
(三)患頭痛難。
(四)患骨節疼痛難。
(五)患背痛難。
(六)被木槍刺腳難。
(七)被提婆達多擲石出血難。
(八)被戰遮女繫盆毀謗難。
(九)食馬麥難。
(十)六年苦行難。
如是因,如是果,誰都不能逃脫因緣果報的法則,吾人在接受先世罪業的報應現行,種種難忍之事時,應憶持金剛妙法,隨緣消舊業,安忍不住四相,更不可動念瞋恨。
未出家前的鴦掘摩羅,因誤入邪道,遵邪師言,誓殺一千人,並取對方手指,以線串成項鍊,佩戴在身上,所以殺人不眨眼。人們對於他的凶殘,即畏懼又痛恨,給他取一個外號,名為「指鬘外道」。
鴦掘摩羅因受到佛陀的教化,成為一位修善的比丘。但是他每日隨其他比丘一同入城乞食時,民眾仍忘不了他做過的惡行,因此向他擲土投石,瞋罵羞辱。日復一日,乞食歸來的鴦掘摩羅總是身形汙穢,衣衫襤褸,臉上殘留著斑斑血跡。有一天,佛陀把他喚來,慈悲的安慰他:「鴦掘摩羅!你必須安忍不動,要歡喜信受。先前雖造諸惡業,但依著今日勤修的善法,終將使你走向正道解脫。就像原本鹹苦的水不斷注入清水,日後必成甘美可解渴之水。以前種下的罪業,要以潔淨的善行來償還,就像烏雲散盡,將看到光芒四射的月光,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
殺人的鴦掘摩羅,因信解經教,心如大地,不動不搖,於是從殺人的指鬘外道,修成純白無染的大阿羅漢。因果歷然不爽,佛陀三祇修福慧,百劫修相好,精勤於種種善行修為,以至徹悟甚深緣起,成就正等正覺。我們受持般若性空之理,是空掉貪染根塵識的妄執,是空掉我等四相的分別,而非撥無聖凡因果,不信有善惡報應。
《阿難問事佛吉凶經》:
「當持經戒,相率以道。道不可不學,經不可不讀,善不可不行。行善布德,濟人離苦,超出生死。見賢勿慢,見善勿謗,不以小過證入大罪,違法失理,其罪莫大,罪福有證。可畏!可畏!」
法遠圓鑑禪師在未證悟前,與天衣義懷禪師聽說葉縣歸省禪師德風,同往叩參。適逢冬寒,大雪紛飛,同參共有八人來到歸省禪師處,歸省禪師一見即呵罵驅逐,眾人不願離開,歸省禪師以水潑之,衣褥皆溼。其他六人不能忍受,皆忿怒離去,唯有法遠與義懷整衣敷具,長跪祈請不退。
不久,歸省禪師又喝斥道:「你們還不離去,難道待我棒打你們?」
法遠禪師誠懇的回答道:「我二人千里來此參學,豈以一杓水潑之便去?就是用棒責打,我們也不願離開。」
歸省禪師不得已道:「既是真來參禪,那就去掛單吧!」
法遠禪師掛單後,擔任「典座」之職,負責料理大眾飲食。有一次未曾稟告,即取油、麵做五味粥,供養大眾。這件事被歸省禪師知道後,就非常生氣的訓斥道:「盜用常住之物,私供大眾,除依清規責打外,並應依值償還!」說完,打了法遠禪師三十香板,將其衣物鉢具估價後,悉數償還完畢,就將法遠趕出寺院。
法遠禪師雖被驅逐出山門,仍不肯離去,每日於寺院房廊下立臥。
歸省禪師知道後,又呵斥道:「這是院門房廊,是常住公有之所,你為何在此行臥?請將房租錢算給常住!」說完,就叫人追算房錢。
法遠禪師毫無難色,遂持鉢到市街為人誦經,以化緣所得,償還房錢。
事後不久,歸省禪師對眾教示道:「法遠是真正參禪的法器!」並叫侍者請法遠禪師進堂,當眾付給法衣,號「圓鑑禪師」!
六度萬行,廣開修行門戶,忍耐是修行最得力處,佛陀名為「大雄大力」,如果心無求法的大力,怎能被割截其身而不生瞋恨?欲成佛作祖,先做眾生馬牛,要為人天眼目,須成忍辱大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