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生活】 記取人間美好時節

28

文/琹川
一輪明月,自林間露出臉兒,嫻靜優雅地穿行漫步,復從屋舍東邊的尖頂踱到西邊的尖頂,在高大的楓樹間玩躲貓貓。此時風動,樹動,月動,心,動或不動?
在這遠離塵囂的寧謐山村,只覺天地澄靜,遠處燈火是散落的璀璨瓔珞,如水夜色泛著薄薄涼意,露台搬出的長桌上,有新採瓶插的野薑花散溢著芬芳,還有每年小姑自麻豆寄來的文旦、應景的各式月餅、點心,以及一壺茶香。我們邊喫茶談天,聞著剝下的柚子香,賞著天上夜明珠般的皎皎輝光,一派悠閒自得。
忽地發現一隻斯文豪氏赤蛙輕巧地跳躍露台上,剛來到山村總在半夜裡仍聽到啾啾的鳥叫聲,心裡納悶著難道山上的鳥兒都不睡覺?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背部有著青苔綠的斯文豪氏赤蛙在叫呀!因為聲音像極了鳥叫,故有賞鳥者稱牠為「騙人鳥」,而愛蛙人士則稱牠為「鳥蛙」。哈!牠也想來湊熱鬧呢!那大大微凸的眼睛,細脆清亮的叫聲,我看著牠,彷彿回到孩提時的調皮純真,在團圓美好的時節於是說起童年的中秋:
那時總會將圓桌搬到院子裡,桌上同樣是柚子、月餅等應景食物,只是簡樸些,盒中彩色絲線裝綴的月餅大多是綠豆椪、豆沙、蓮蓉等口味,沒有現在的各式各樣。而印象最深的是住隔壁的表哥會帶著他的洞簫,與姊姊的笛子來個中秋音樂會,我們聽著管樂二重奏,吃著月餅,頭上頂著柚子帽相互追逐,有時抬起小腦袋瓜望著月亮,想像傳說中奔月的嫦娥、伐桂的吳剛與搗藥的玉兔等。有時淘氣地躲在院子邊的燈籠花籬笆下,等著路上行人經過,然後突然丟出手中的小鞭炮,以嚇到路人為樂;或者將沖天炮放在空罐子裡,點燃看著它咻一聲衝上半空中爆開,更是開心得直拍手……那是童年老家的中秋節。
不知自什麼時候開始,從城市到鄉村,中秋節逐漸成了烤肉節,幾乎已是全民過節的模式,有些行政機關也配合民情規畫了大眾烤肉區,於是在自家門前或聚於公園空地,只見萬家烤肉的煙味裊裊上升,不知廣寒宮裡的嫦娥聞到了嗎?而低頭烤肉之餘可有人抬頭多看一眼那美麗皎潔的明月?我想下一代孩子記憶裡的中秋節應是與家人、朋友圍聚烤肉吧!若遇連假這肉一烤可能是兩三天,有個朋友說晾晒陽台上的衣服全是烤肉味,只得重洗了。
親愛的T,我不想掃興,卻總覺得這是集體記憶的重置,至於傳統中秋節的文化習俗與內涵正逐漸被淡忘中。我懷念童年的中秋節!
倚著欄杆,望見拿著手電筒正沿著小徑走上來的鄰居,打了招呼對方說剛賞花回來,附近駁坎石牆上有上百朵的曇花又盛開了,那樣勝景的確懾人心魂,我曾見識過,親愛的T,曇花一夜,那一片聖潔花顏卻恆在我心中。
我舉頭仰望明月,乾坤朗朗,想著李白〈把酒問月〉:「白兔擣藥秋復春,嫦娥孤棲與誰鄰?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願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裡。」千年一瞬,在時間的長流中,雖「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但因為有今日的我,才得以上承古人,下繼來者,那輪千古之月依舊照耀著今日的我。
親愛的T,此刻我真實地抓住你的衣袖御風而行,即使只是滄海一粟,蜉蝣一生,仍要珍惜且記取這人間美好的時節!

一輪明月,自林間露出臉兒,嫻靜優雅地穿行漫步,復從屋舍東邊的尖頂踱到西邊的尖頂,在高大的楓樹間玩躲貓貓。此時風動,樹動,月動,心,動或不動? 圖/川琹
一輪明月,自林間露出臉兒,嫻靜優雅地穿行漫步,復從屋舍東邊的尖頂踱到西邊的尖頂,在高大的楓樹間玩躲貓貓。此時風動,樹動,月動,心,動或不動?
圖/琹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