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廚房】 燉一鍋思念

1

文/張子筑
他在廚房忙著,想煮一道菜祭拜母親。
一個大男人站在流理台前的背影,完全顛覆舊思維的「君子遠庖廚」。切起菜來雖顯笨拙,但不失架式。忙中似亂,卻亂中有序。他憑著年幼時的記憶,想複製母親那道菜的味道。於是,豆干切塊、紅蘿蔔切丁,方整有如積木,彷若系統製程規格;還有海帶剪成條、肉片理成絲、小魚乾洗淨濾乾等,一樣也不馬虎,而黃豆早已蒸熟一旁待用。
爆香後依序(生活經驗認知的法則)下鍋翻炒,香氣沿著鍋邊隱隱竄出,他猛一吸,「嗯!」點頭如搗蒜,確定就是這味道。瞬間眉開眼笑,信心爬滿臉,頂上的蒼蒼白髮頓時晶亮起來。接著左手捻來醬油,斟酌倒入;右手舀下少許鹽巴和糖,快手拌炒。爐火熊熊映照著他熱烈急切的心,鍋內食材混搭出繽紛色彩,不時滋滋作響,濃郁的香氣隨著裊裊輕煙瀰漫滿室。
上桌了嗎?「喔!不」,還得細火慢燉,才能熬出懷念的美味。
這道菜沒有名稱,那是他小時候住基隆時,餐桌上出現最能挑逗舌尖的好料。說來奇怪,似乎女人當了媽之後,一夕間聰明灌頂,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母愛天賦在「柴米油鹽醬醋茶」間發揮得淋漓盡致。在那物資缺乏的年代,巧手醬燒出這道堪稱「山珍海味」的家常菜。什錦食材,兼顧營養,丁塊易嚼,挑食不得的好滋味,是他腦海念念不忘的「人間有味是清歡」。
他站在爐台邊守著,看到鍋蓋「喀!喀!」不停跳動,深怕火侯太猛燒壞了一鍋惦記的味道,於是彎下腰小心翼翼將爐火調細。他,靜心等待……
廚房裡盈滿穿越時空潛入的氣味,陣陣飄散在母親忌日到來的時分,思念之情溢於言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