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沙達人】張應龍 實現沙裡淘金夢想

8

文/記者姜辰蓉、李華
在陝西省神木市溝掌村,張應龍駕車在林地裡穿梭查看,在他的手上,毛烏素沙漠中三十八萬畝沙地,變成了富有生機的林地、綠地。但張應龍對此並不滿足,他說,治沙只是第一步,他要做的是讓沙漠綠地產生經濟效益,真正為老百姓從沙漠中找出一條「生態致富」路。
誤打誤撞的治沙
五十七歲的張應龍自小生活在陝西省神木市。「我們這裡雖然位於毛烏素沙漠,但我算是生活在城裡的。」張應龍說。二○○二年,他偶然來到位於毛烏素沙漠腹地的溝掌村,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沙丘連著沙丘,起起伏伏延伸到天盡頭。大漠風沙,日色漸昏,零星的海子裡飄著幾隻倦鳥。
「那時我覺得,這裡如果再有一些綠色,那真的是詩情畫意啊!」張應龍說。白天看了風景,晚上帶著幾分醉意的張應龍答應了投資治沙。那時候,他在北京的企業做高管,剛攢下了人民幣幾百萬元身家。沒想到過了幾天,村裡人就拿著承包合同找上了門。
陝北漢子張應龍二話不說簽了合同,承包了十九點二萬畝的黃沙地。但最開始這件事他並沒有完全放在心上,投資人民幣一百萬元,請了朋友代為管理。但是沒過多久,他就接到了代管者的消息。
「要蓋宿舍,一塊磚從外面拉到沙漠裡就得二毛錢;剛推出一條路,一晚上沙子吹得全埋上了……朋友說,別說一百萬,一千萬砸進去也沒用啊。」接到消息的張應龍從外地趕了回來,跑到沙漠裡嚴肅思考後面該怎麼辦。二○○三年,張應龍放下了別的事,一頭鑽進沙漠裡開始種樹。
是沙漠教育了我
「三十里明沙二十里水」,陝北民歌中的這句歌詞是這片沙漠的真實寫照,而這時在張應龍的眼裡,這裡的風景已經褪去了最初的詩情畫意。一個外行,要在沙漠裡種樹,談何容易?
「一開始我連紫穗槐都種不活,根本不知道怎麼做。砸了很多錢,也找不到合適的樹種。」張應龍說,「那時候我幾乎把錢都投進去了,眼看著人民幣三百多萬元花得差不多了,啥效果也沒有。」失敗讓他不願意見人,獨自坐困愁城。
「後來我想開了,我既然不懂,就求助於懂的人。」張應龍說。他走訪了許多高校和科研院所,拜訪過許多專業人士。一位中科院專家告訴張應龍,在沙漠裡種樹不能盲目,一定要先把水保住,這樣土壤中的養分才不會流失,種樹的成活率才能高。同時還要種混交林,喬灌結合。這讓張應龍茅塞頓開。
一邊學習,一邊實踐,他逐漸總結出了治理沙漠的有效方式——「喬灌草三步走」立體治沙模式。第一步,先把沙蒿種成「草方格」。這些活的草方格不僅能把流沙分成小塊,還能保住表面的乾沙,有利於減少蒸發量;它本身還會生長,繼續固沙,刮來的草種也能在草方格裡扎根。第二步,在沙蒿形成的草方格中種紫穗槐。紫穗槐是灌木,能夠固氮,提高土壤養分。第三步,保水保肥後,栽種樟子松等適宜的喬木。
十六年的光陰,把「門外漢」張應龍變成了「治沙達人」。翻看荒沙滾滾的舊照片,再實地穿行迎風搖曳的林地,昔日與今朝涇渭分明。在一片林地中,地面的沙層有了黏性,呈現半沙半土的狀態,張應龍說,這就是植物產生的腐殖質對沙地的改造,這裡的生態在向良性一點點變化。
「沙地的變化是非常緩慢的。破壞生態可能只要很短的時間,治理卻可能需要幾十年、幾百年甚至更長。」張應龍說,「這麼多年我深刻感受到,不是我改造了沙漠,而是沙漠教育了我。」
目前,張應龍的造林面積已超過三十八萬畝,他希望能從沙漠裡找到一條「生態致富路」,他找到一種叫「長柄扁桃」的灌木兼備生態與經濟特性。「長柄扁桃根系特別發達,抓沙固土和適應能力更強;存活期長達百餘年。一旦成林,能夠長期發揮生態效益。」張應龍說。
張應龍在基地中,闢出了長柄扁桃與紫穗槐的混交林、長柄扁桃營養鉢大苗林地等多處「實驗林」,還利用毛烏素沙漠天然形成的「新月狀」沙丘,試驗種植葡萄、花楸、藍靛果等經濟作物。
「沙丘的迎風坡種生態林,沙灣的背風坡向陽地可以種經濟林。根據沙漠的條件因地制宜,種九留一。這種模式如果成功,完全可以撬動毛烏素沙漠的生態經濟,『沙裡淘金』就能真正變成現實。」張應龍說。

張應龍(前)和附近村民一起搭設沙蒿屏障,防止剛種下的樟子松被沙子埋掉。
圖/新華社
張應龍(前)和附近村民一起搭設沙蒿屏障,防止剛種下的樟子松被沙子埋掉。
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