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農民】翟文波 擁百萬粉絲賣農產品

10

文/記者張斌、邵瑞
在網路上,他有超過一百五十萬粉絲,一個日常種植羊肚菌的十秒短片點讚量就破萬;他的微信「好友」很多,每天和團隊要用十八部手機登錄二十一個微信號,「上廁所的時候都在回覆」;最明顯的是,走在田間地頭他會被人認出,有人見他就喊「翟會長」。
這個名叫翟文波的陝西農民與傳統印象裡的大陸農民不太一樣:就算在田裡,他也西裝筆挺,頭髮齊整整地向後梳去;別人手不離鋤,與土地打交道,他的手裡總握著手機,隔著螢幕,與網路另一端數以萬計的人打交道。
翟文波今年三十三歲,家住西安市長安區,依靠在網路上直播農業和農村,成了名副其實的「網紅」農民。
無心插柳柳成蔭
五年前,從部隊退伍回鄉後,翟文波在家鄉種植草莓,但經濟效益一直不好。「當時種植技術沒問題,主要是銷路不暢,所以那時候見人就加微信,天天在朋友圈做微商,還加入很多『草莓群』,為了攢人氣。」
這是翟文波探索「互聯網+農業」的初體驗。二○一六年他參加了一次當地舉辦的職業農民培訓。「當時啟發很大,主要是觀念上,現在做農民,應該換一種耕種理念,結合我早前的『觸網』經驗,我就想著先把手機變成農具。」
彼時,各類直播軟體和短片平台正在增多,吸引著愈來愈多的流量。「有直播美食的,有拍旅遊的,但是涉及『三農』的還很少,我就琢磨著直播摘草莓、教大家種火龍果。」於是,翟文波開始在多個網路平台直播,發布農業短片。
他的短片內容很接地氣,涉及種植、養殖各個種類。直播時他很注意形象,要開「美顏」功能,「顯得有精氣神」。他還有一副好口才,直播時對於網友拋出的農業問題總能穩穩接住、暢所欲言,「說上十幾分鐘不成問題」,期間還會冒出幾句俏皮話,引得更多人點擊關注。
有網友認為他「憨厚可愛」。比如,在他的短片裡,他會極其嚴肅地用並不標準的播音腔說「致富未必去經商,種地一樣奔小康」。也有網友認為他「真的很拚」,為了證明自家的火龍果好吃,直播時一直吃個不停,一個小時直播收穫了人民幣二點七萬元的訂單。
從每天多二千個粉絲,到有時兩天就多五萬個粉絲,翟文波僅用了半年時間積攢了十萬粉絲,此後「一發不可收拾」,沒多久粉絲量就突破一百萬。
粉絲愈多,銷量愈大。翟文波賣完自家地裡的果蔬,還不忘幫助十里八鄉的農民銷售農產品。因為粉絲裡既有客商,又有農民,他就為這兩個群體架起產銷對接的橋梁。在他的帶動下,周邊很多農民也都開始依託網路銷售農產品。
粉絲愈多責任愈大
粉絲愈多,也意味著責任愈大。「我的粉絲群大致有三類人,種植戶、客商和返鄉創業者,這些粉絲對我很信任。如果我講錯了,人家照著我的方法去種,這不是影響人家的飯碗嗎?」
逐漸地,翟文波開始注意自己的發言,甚至暫停直播。「我不能像以前那樣張口就來,要更加謹慎、考究。」他說。
他開始慢慢做出改變。現在直播前,他會打草稿,像老師一樣,列出十條直播主題,查資料,準備充足之後再登場,他解釋說「這樣心裡更有底」。
去年四月,當地農業部門聘請翟文波為長安區農技中心的農業技術指導員。在農技中心的組織和幫助下,翟文波的講課愈來愈專業,也更有針對性。
去年七月,長安區農技中心和翟文波一起安排了三場在線課堂,每場都有約三萬人在線觀看。長安區農技中心副主任李波認為,這種培訓和指導模式有別於以往,除了農技服務群體覆蓋面加大外,借助「粉絲效應」,農戶對新技術、新觀念的接受度也有所提高。
如今,翟文波又多了一重身分,他是陝西省職業農民協會副會長。他比以前更忙,除了線上直播、更新精心準備的短片外,也開始培養新型職業農民,教授他們如何種植、如何通過網絡平台銷售。
「通過培養職業農民促進農業轉型、農業增收這條路還很長,需要更多人參與其中。」他說。

翟文波(右)在西安市長安區農意種養殖專業合作社大棚內,與他的「粉絲」李雪民一起展示李雪民試種的盆栽菜。
圖/新華社
翟文波(右)在西安市長安區農意種養殖專業合作社大棚內,與他的「粉絲」李雪民一起展示李雪民試種的盆栽菜。
圖/新華社
翟文波(左)在西安市長安區王莽街道韋兆西村的大棚內,與村民王艷梅一起手機直播講解龍鬚菜的食用部位。
圖/新華社
翟文波(左)在西安市長安區王莽街道韋兆西村的大棚內,與村民王艷梅一起手機直播講解龍鬚菜的食用部位。
圖/新華社
新鮮草莓。 圖/新華社
新鮮草莓。 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