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遲遲】 命中註定要遇見片兒川

25

文╱葉含氤
有天在杭州雷峰塔附近的小餐館吃飯,我點了一客番茄雞蛋澆飯,但發現周圍有好幾桌,甚至連我對面跟我併桌的男士,都點了一道叫「片兒川」的麵。我有些好奇,想知道究竟是何方神聖,抬頭搜尋了牆上的照片,找到「片兒川」。嘖,看起來也沒多出色啊!不過就是一汪黑泱泱的湯麵,一點也不亮眼。當時默默地看完照片,並沒放在心上。坦白說,那賣相真的沒讓我很想吃,但因為名字獨特,所以記下了這三個字。
然而,卻在一次的誤打瞎撞,我吃到了這長相黑泱泱的片兒川。
後兩日在蘇堤邊的魏廬,才剛走出這座富貴人家的園林,就遭逢突如其來的一場暴雨,又連颳了幾陣的強風,就算撐傘也無濟於事。這雨將衣服鞋襪都淋溼了,身子沉如九月懷胎之婦,舉步維艱。我權衡再三,唯有回旅館更衣換鞋才是上策。就走往鄰近的站牌等候公車。
當時大約中午一點多,換完衣服後,外面還下著滂沱大雨。我不想撐傘出門吃飯,只好就近在同棟二樓的中餐廳覓食。
一個人到這種專辦宴席的大餐廳很難點餐。服務員推薦:「就點個片兒川吧!」我看了一下菜譜,一碗飽的麵也就只有這項。菜單上有張照片,跟前天在小餐館看到的一樣不討喜,但實在別無選擇,只好勉為其難地點它了。
點完後,坐在偌大的座位,一位年輕侍者來倒茶。這侍者倒完茶,右手放下茶杯,手肘不小心碰到桌邊一只插著黃金葛的玻璃水瓶(不明白為何瓶子要放那裡,看起來就很礙事)。水瓶瞬間倒下,發出「匡噹」一聲,一部分的水淹漫桌面,一部分則直接滴流到地上。他睜大眼一臉驚慌,倉皇無措,呆愣在那裡,我連忙將手上的紙巾放到桌邊堵住水流,沒多久,餐廳幾位服務員見狀接連跑來幫忙。
有一位女服務生心細眼尖,看見我衣服被水濺溼了,拿了好些餐巾紙給我,並跟我道歉。我想到更早時那身被雨淋得可擰出水來的溼衣裳,再看現在這景象,不過就幾滴水漬,就跟她說沒事。
沒多久,餐廳主管快步走到我桌邊頻道歉,大概很擔心我投訴,或是在網上寫負評,毫不遲疑地說:「妳今天吃的餐點,給妳打個八折吧。」
一陣忙亂後不久,我的麵來了。熱騰騰的,上面浮著一層油,捂住蒸蒸熱氣。我不知道「片兒川」指的是什麼?但碗裡倒是有三種「片」:豬肉片、蘑菇片、筍片,另外還有似乎是梅乾菜或雪菜之類的醃菜。
我從沒有吃過類似滋味的湯麵,雖然看起來非常不投緣,但味道富饒有韻,真好,好到讓人願意將整碗麵與湯吃得一口不剩。但它也讓我詞窮,說不出究竟如何好,如何有層次,如何讓人回味再三,正如我參不透它的名字一樣。
有時候,生命中某些「遇見」,不那麼循規蹈矩,甚至還有一種左右奔突的緊張感,卻迴也迴不了,避也避不得,彷彿命中註定要遇見。「片兒川」就是。
後來才知道,這是道著名的杭州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