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104】放言高論有悔悟(中)

5

文/陳復
徐橫山曾經問:「如今人儘管知道面對父親要孝順,面對兄弟要悌讓,卻不能孝順與悌讓,這就說明『知』與『行』分明是兩件事情。」陽明則回答:「這已經被人的私欲給隔斷,纔會讓知行變成兩件事情,從來沒有『知而不行』的現象,知而不行,只是未知。聖賢教人知行,正是要恢復那個本體,不是讓你想幹啥就幹啥,各自分別對待。」
「因此,《大學》舉出『知』與『行』來給人觀察,說這就像是『如好好色,如惡惡臭』,看見有色在前,有個好色的念頭屬於『知』,沈溺於好色則屬於『行』,只見好色意念就已經開始沉溺了,並不是看見好色的對象就再立個心態來好色;再譬如討厭惡臭的念頭屬於『知』,執著於討厭惡臭的念頭屬於『行』,只要聞到惡臭就已經開始執著了,並不是聞到惡臭再立個心態來惡臭。這就像是人如果鼻塞,即使惡臭在你面前,你的鼻子都沒有聞到,毫無厭惡的感覺,這就是你根本不曾聞到臭味。」
按照陽明的意思,「知行合一」的重點在「合一」,不是著重於「知」或「行」的任何一端,這個「一」就是天人交會的冥契經驗。陸澄聽見就問:「重點既然放在人要專注於這個『一』,讀書就變成一心只認真於讀書;接客則變成一心只認真於接客,這就是在實踐專注於先生說的這個『一』,對嗎?」各位看官,陸澄是個正經人,這裡講讀書固然是你想的意思,接客則完全不是你想的意思,而是專門指「待人接物」。
然而,陽明聽到這裡,不假思索就回答:「既然如此,人如果好色就一心只認真於好色;人如果好貨就一心只認真於好貨,這難道就是在實踐專注於『一』嗎?顯然不對啊!這是在追逐於外物,並不是專注於『一』,我講『主一』的要點就是專注於天理。」
天理到底是什麼呢?任何血氣方剛的正常年輕人都會想問:「難道天理就不要人好色與好貨嗎?」各位要瞭解:儒家從來不是要人完全沒有性欲或物欲,果真如此人類文明豈不要滅絕?
儒家看重的是任何對象的汲取與擁有,該對象是否屬於你生命該有的「分」與「度」,「色」與「貨」並不是問題,沉溺產生的身心耗損纔是這裡講的「好色」與「好貨」。陽明講的「主一」就是要人體會人心如何效法天心,懂得交感共應與拿捏有度,讓人通過對象而讓生命獲得永續發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