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教師高齡化與年改

65

日前有立委指出因教改和少子化而導致大學教師高齡化,影響到青年教師工作問題。依教育部資料統計,全國大專院校教師有三成超過五十五歲,相較十年前只有一成五,顯現老年化問題已不容忽視。
雖教育部之前提出「玉山計畫」補助大專青年教師,但成效不佳,一些拿到博士學位的青年學者在台灣仍找不到教職,紛紛到對岸大學求職,每年幾以倍數成長,台灣高教人才流失愈形嚴重。
大學教師高齡化問題,除了年改的退休年金減少,讓一些公立大學教師不願提早退休,都等到六十五屆齡才願意退休;而且在一些高教評鑑上,是以教授比例多少來呈現系所師資好壞,更讓教授級師資高齡化嚴重,目前超過五十五歲的教授已占五成以上,十年內這些教授將漸退休,若未能在此十年間及時聘任年輕學者,可能會面臨斷層問題。
原本年改條文中規定已領月退退休人員再任職私教者停止支領月退,但在八月底大法官解釋此為違憲,該條文即日起失效,要求行政院盡速處理。此釋憲結果,將會造成私立大學教師老年化更形嚴重,讓一些不到六十五歲退休公教人員領取月退者再去私立大學任教,直接扼殺年輕學者受聘之機會。
除了大學教師面對高齡化危機,目前的國高中小也一樣面對教師高齡化問題,而且更嚴重。在未年改之前,常有國高中小教師不到五十五歲就退休,但年改之後,似乎一些教師不只是到了可退休年資不退休,還可能要做到六十五歲才願意辦理屆齡退休。目前雖有些縣市還在招聘新任教師,但這是教育部調整師生比所開放出來的新聘教師名額,一旦名額補足後,在少子化帶來減班超額教師的壓力下,招聘新任教師的名額只會愈來愈少,未來國中小教師超過五十五歲的比例將會逐年增加。
我們並不否認五十五歲以上教師的教學能力和熱忱,我們擔心的是老化所帶來的教師斷層問題,一些縣市的國小已好幾年都不招聘新任教師,這些學校的教師平均年齡可能四、五十歲左右,未來十年在少子化不增班、教師不退休的情況下,這些教師可能再任教十年以上,整個學校的師資人才都停滯不動,數十年如一日,這種沒有新陳代謝的老化才是令人憂心之處。
台灣的年改,只想解決年金和月退所帶來的財政負擔,並沒有做好全面性評估和配套措施,如今已面臨公教晚退的問題,大家能延一年退休就延一年,能做到屆齡就做到六十五歲為止,這種公教人員高齡化之問題,是人才斷層流失問題,也是國力能否精進問題。
台灣已嚴重面臨少子化危機,如再加上年輕人才的流失,國家愈來愈老化,教師也愈來愈高齡化,沒有教育人才年輕化培育計畫,任由教師自然老化,此一斷層危機的受害者將是一代接著一代。
期望執政者能夠以更遠的眼光看待此問題,不要只想解決短期財政問題,必須以更長遠的教育問題來看待年改和相關的法案,無法讓更多教育新血進入校園,台灣的教育就如一灘死水難以流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