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 官場陋習難除

6

文/吳桐
清朝官員晉見長官時有個規矩:長官坐在炕上,而作為下級的僚屬則坐在兩旁的椅子上——當然不會像拜見皇帝時行三跪九叩之禮。不過,僚屬必須面對著長官,因此,不能正面坐定,只能將半個屁股坐在椅子上,另外半個屁股則「半懸於外」(馬敘倫《石屋續瀋》),用腳著地支撐,而且必須挺直腰桿,以示恭敬。因此,倘若不經過長久地練習,或者沒有在宦海浮沉多年,往往就會失儀。失儀要被彈劾處罰,甚至還會丟掉烏紗帽呢。
另外,僚屬見長官時,不得戴眼鏡,否則就是不敬,因此,哪怕你近視程度再深,見長官時也必須摘掉眼鏡。以致有些近視眼下屬被驅使了若干年,還不知道頂頭上司長著怎樣一副尊容呢。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之後,這些陳規陋習自然廢除了吧?
一九二二年,杭州人湯爾和出任中華民國教育部長,他的杭州老鄉馬敘倫出任教育次長。剛剛抵任,湯爾和就帶著馬敘倫去總統府謁見大總統黎元洪。兩人都戴著眼鏡,尚未進入總統辦公室,湯爾和就急忙將眼鏡卸掉,並且囑咐馬敘倫也趕快卸掉。
馬敘倫患有深度近視,摘掉眼鏡實在難受。他詫異的是,同鄉的湯爾和曾經遊學德國,不但經歷過歐風美雨,還獲得柏林大學的醫學博士學位;歸國後又先後在北京的兩所醫科學校中擔任校長。怎麼剛剛進入官場,就沾染了如此深重的陋習?唔,這個規矩在教育部已經被廢除了,沒想到總統府中卻依然保留著。馬敘倫又想:「前任總統袁世凱在位時,遺留的前清官場陋習,必然比此刻多得多!」
清朝康熙元年(一六六二),鄭成功率軍從荷蘭殖民者手中收復台灣,作為抗清基地。清廷為了對付鄭氏,強行將山東、江蘇、浙江、福建、廣東等沿海居民內遷三十至五十里,設界防守,嚴禁逾越。而對於台灣對面的福建則更加嚴厲,每年各地方大員如總督、巡撫等,在向朝廷奏報時,都有這麼一句「並無福建人私行入境」,而且「冬夏各一次」(況周頤《餐櫻廡隨筆》)。
為什麼如此?因為福建曾經是鄭成功的根據地,鄭氏派出偵察清廷動靜的間諜,以福建人居多。直到光緒末年,東三省仍然沿襲著這個規矩。直到福州的張元奇出任吉林巡撫,看到屬下擬定的這個奏報,勃然大怒,斥道:「我就是福建人,怎麼能說『並無福建人入境』呢!」於是,這個老規矩才被破掉了。
注意,東三省是滿清王朝的「龍興」之地,清廷對這一地區格外重視,推行不同於內地的管理政策,即設立東北三將軍:盛京將軍、吉林將軍、黑龍江將軍。直到光緒三十三年(一九○七),才廢除了東北三將軍,與關內各省一樣,推行了行省制,設奉天巡撫、吉林巡撫與黑龍江巡撫。張元奇擔任吉林巡撫應在一九○七年之後,其時距鄭成功收復台灣已有二四五年,距清廷統一台灣的一六八三年,也有二二四年了。
馬敘倫大概沒有想到,其時距清廷滅亡不過十來年,與數百年難改的陋習相比,還真算不上什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