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月主題徵文–詠月 】哪裡的月亮

7

文/茄子
算一算,我在美國林肯度過七個年頭了。有朋友打趣地問我:「妳在美國賞了這麼多年的中秋月,外國的月亮是不是比較大比較圓?」
說起來,我在林肯看到的月亮不見得比較圓,但有時候的確是比較大。
林肯位在平坦的中部大草原上,同時不似舊金山、紐約等大城市,這裡少有高樓大廈,只要站的地點對,是能看到遙遠的地平線。晴朗的滿月日子,當月亮從地平線上升起時,又圓又大的月亮彷彿就在不遠處,感覺像是只要朝著月亮奔跑,就可以一路直衝到月亮裡。
這樣的景象既奇幻又美麗。但我面對如此景色,反而想起故鄉的月亮。
記得往年住在台北時,居處高樓大廈間,舉目所見天空僅一小角,見不到月升月落,唯一可見到的是林立水泥森林為畫框所框出的「中天月色」。印象中,那月亮既遠又小,又被明晃晃的城市之光排擠,看起來就像個沒什麼存在感的小配角。
回想起來,我忍不住可憐起台北的月亮,自言自語:「唉,台北的月亮真是命運坎坷。它如果搬到林肯這裡來,馬上又變回天空的主角了!」
說完,我又不覺感到好笑。台北的月亮、林肯的月亮,這豈不是同一個月亮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