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我如何準備死亡

37

文/楊玉欣(立法院榮譽顧問)
上一次的文章和各位分享了我心目中「如何準備死亡」2個首要的方法,今天我想繼續循著這個主題,再分享2個重要的思考。
第1個,是「直接面對死亡」,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深入思考「什麼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這將會幫助我們做出生活中大小的選擇,因為我們清楚一生時間有限,要專注在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上。在新聞報導中時常可以見到有些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從小只要求孩子考上好學校、未來希望他們成為各行各業的佼佼者。同時我們也看到,有許多已然成為社會所認定的精英分子們,卻開始帶頭探問:「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事情,是什麼?」每個人的答案不盡相同,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些意義絕非建構在金錢、地位、聲望、權力之上,而是藏在分享、連結、同理、感動之中的。
倘若我們別等到功成名就,此刻就開始把死亡擺在眼前,思考並找到內心認為最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情,開始行動,你的人生藍圖將整個反轉,即使在這一刻死去,也不留下遺憾。
我認識一位朋友,她本身也是相當辛苦的病人,除了要照料自己痛苦的身體,還要負責家裡的經濟重擔、奉養父母。在如此艱辛的生活中,她沒有忘記探尋生命中最有價值和意義的事情,這件事對她來說,是織毛線。她用彩色的毛線創作出各式藝術品,且將這些藝術品分送給朋友或支持公益活動,看到這些作品的人無一不發出讚歎,而對她來說,織毛線不只療癒著她自己,也療癒了他人,是生命中極有意義的一件事。
最後一個準備死亡的方式,是有機會、有緣分,要選擇一個宗教信仰。宗教信仰有它的一套價值體系,能夠輔助我們理解死亡是什麼。以我自己來說,我的宗教信仰是相信靈魂不滅的,死亡就好比毛毛蟲脫蛹而出,變成了蝴蝶,雖然蛹如同我們的肉身一樣死去了,但生命還是以另一個形式延續著。我們的靈性是永恆的,超脫於這副身體和有限的生命本身,也因此死亡在我的宗教價值體系中,並不是黑暗、恐怖、令人害怕的事情,相反地,能以這樣的方式理解死亡,讓我感到安心。如果每個人都能找到有緣的信仰並依循該套價值體系去理解死亡,對於我們普遍不願意提及死亡、思考死亡的問題有很大的助益。
這幾年有日本的醫師、澳洲的護理師……等,訪問了許多死前的病人,統計大家心中的遺憾。無論是哪一份調查,前幾名大都是「沒去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沒有勇氣表達真實的自己」、「沒有多陪伴重要的朋友」、「沒能在親人在世時說愛他」。看起來都是小事,卻成為了多數人永遠無法重來的遺憾。
如何準備死亡不是病人的議題、更不是老人的專利,是我們每一個人時時刻刻都要面對的課題。把死亡放在心上,體認到時間有限,你將會願意思考如何好好活著。只有當你好好活著,才能好好地死去。(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