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布局 要讓格拉斯哥活起來 快樂都更 解決短壽之謎

1

編譯韋士塔
在蘇格蘭第一大城格拉斯哥(Glasgow),當地男性的平均壽命整整比其他英國城市少了7年。人們稱這個現象為「格拉斯哥效應」,反映居民預期壽命且健康狀況不如其他歐洲大陸,約4分之1成年男子活不到65歲,嬰兒夭折的機率也高於英國其他任何城市,然而,造成超高死亡率的原因至今仍是未解之謎。
格拉斯哥公共衛生中心(GCPH)項目負責人華許(David Walsh)在2010年對超額死亡展開調查,試圖了解為何比起英國其他類似的後工業化都市,當地過早死亡的風險仍高出3成。華許說:「總歸就是貧窮程度過高,逾3分之1孩童生活在貧困環境。」
但單是貧窮仍不足以解釋為何格拉斯哥當地各收入族群的早死率比曼徹斯特和利物浦高出15%,特別是服藥過量、自殺及酒精中毒等「絕望疾病」致死原因相當高。2000年中期當地自殺死亡率比另外兩個城市高出近7成。
根據華許的研究報告,自1950年代以來推動的大範圍都市更新計畫,導致格拉斯哥居民在面對去工業化和貧困的效應時,身心靈顯得格外脆弱。都市規畫不經意帶來的影響,導致當地過度擁擠和酗酒文化等問題進一步惡化。
華許歸納,格拉斯哥居民的死亡率偏高,可歸咎於4大要素,包括毒品、酒精、自殺和暴力。此外,都市計畫的去工業化,造成工業萎縮,引發社會和經濟問題,也可能導致平均壽命降低。
諸多研究不斷指出,居住城市與危害心靈健康脫不了關係。相較於從小在鄉村長大的人,城市人罹患精神分裂症的風險高出2倍。根據聯合國的數據,2050年以年全球68%的人口將生活在都市,對全球健康的影響可見一斑。
不斷推進的城市規畫理論,對人們帶來深遠影響,對半世紀歷經都更的格拉斯哥更是如此。格拉斯哥在戰後為了舒緩人滿為患的困境,迫使部分勞工與家庭遷至郊區,導致人口嚴重不平衡。當局後來大量引進建築大師柯比意(Le Corbusier)設計的18層高樓,當時公寓大廈的數量僅次於倫敦。但這些高樓卻在2000年淪為貧窮、暴力及毒品的溫床。
自柯比意之後,人們開始探討建築設計對行為的影響。紐曼(Oscar Newman)在1971年提出「防禦空間」的構想,即當愈多人共享共同空間時,他們對於這片領域的歸屬感與維護意識就愈稀薄。此外,城市最常見的問題為貧富落差,皮凱特(Kate Pickett)和威爾金森(Richard G Wilkinson)在《收入不平等》一書中指出,不平等會凸顯民眾差異而造成社會分裂和鼓勵競爭,最後引發社會焦慮感。
不平等會降低人與人的信賴感並破壞社會資本。快樂城市(Happy City)執行長齊格勒表示,城市布局的方式可以營造快樂環境。像是增設人行專用道、更多綠地,以及增加城市規畫師稱為「碰撞空間」的地方,增加人與人的交流。卡特(Emily Cutts)自2012年開始保護格拉斯哥的一塊大草原,她相信草地能讓社區更快樂且健康,如今逾20所學校與幼稚園共享這片綠地。卡特表示,未來將為社區爭取並打造更多綠地空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