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共讀】 發現單純的心靈 《奇怪修理店》

18

文/蔡正雄

我們什麼時候看清楚自己過?就是因為沒有,才經常看錯犯錯,特別是在衝動、不知所措或者很多惘然之際,但是,這絕不能拿來當成任何無奈的推脫之辭!讀《奇怪修理店》時,有了這樣的感慨!
這家「奇怪修理店」每到了晚上,拿東西去修理的人愈來愈多,小黎發現那些東西看起來都沒有壞,便好奇且主動的一一詢問。她告訴椅子會出聲音的叔叔:「椅子發出嘎滋嘎滋的聲音……很有趣耶!」朝向放出「噗〜噗〜噗〜」屁聲的叔叔說:「要是我的朋友聽到……肯定開心極了。」更對老是踩進水窪的老人說:「踩進水窪不是很好玩嗎?」……小黎聽了認為那些壞了的事都很有趣:「為什麼要把有趣的東西變得無趣呢?」往這一繪本裡去看,大人到底怎麼了?
黑夜阻礙內省能力
這個故事從昏暗的傍晚開始,奇怪修理店才亮起燈來,排隊等待修理東西的人愈來愈多,直到深夜。從繪者崔恩英的插畫,讀者看得到那些排隊的人,也看得到他們拿的東西,卻看不出那些東西到底壞在哪裡。
想一想,故事的時間為什麼選在晚上?
按我們一般對它的認識,是一種黑暗,削弱了視覺上的可讀性,讓人看不清楚眼前和周遭的景象。再從辨識人、事和物上去解釋,黑暗無疑成為一種遮障,暗示了人心受到蒙蔽,失去了判斷的能力,讓人看不清且讀不出真實和真相。
既然人心受到了遮掩,內省的能力自然也將消失!內省是一種對自己意識經驗的自我觀察,這種能力一旦降低或者消失,當然也看不清自己,又如何能看得清一切呢?就像故事裡的人們,顧的只是趕緊修復那些東西的功能,卻不去留意那一點瑕疵其實也有它們的樂趣在,比方椅子發出嘎滋嘎滋的聲音、玩捉迷藏時躲進衣櫃裡、幽靈可以當做朋友、起霧的鏡子可以畫畫……
照見透明自我的童心
小黎也要修東西──掃帚。
她走進了堆滿「壞」東西的工作室裡,對老闆說:「……那可以幫我把這枝掃帚修理得跟新的飛天掃帚一樣嗎?我想要騎著掃帚飛到雲上看一看。」
老闆的回答是:「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可以幫妳修得更堅固,讓妳掃地時更好用。」
小黎聽完後落荒而逃:「為什麼要把有趣的東西變得無趣呢?」
作者車載赫用文字描述她的心情。
前面曾問過:「我們什麼時候看清楚自己過?」讀了小黎那一段話,比起大人來,她既看清楚了自己,還看清楚了其他角色。為了讓每一位讀者明白,繪者崔恩英用她的插畫表現,分割出每一位角色要修理的部分,而且每一個跨頁都以白底襯托,如同將畫面點亮,讓讀者看清他們各自的東西,再以小黎和他們的對話引出各自的盲點!
這裡清楚的照見了小黎「透明自我」的童心,指的是一個真誠、開放、無掩飾和清純的自我,只有這般的心才是澄明的和無瑕的,能夠無掛心的洞悉人、事和物的本質!相對於大人的心,何以自我設限,而且還囚禁自己呢?
這一繪本不只該孩子讀,大人更應該陪伴著讀。大人真心的讀進裡頭,可以照見失去的赤子之心;帶領孩子讀進裡頭,則可以一直保持他們的童心。

榮獲2016年波隆那年度插畫獎的崔恩英與作家車載赫, 用孩童純粹的感性與獨特世界觀,創作《奇怪修理店》, 希望藉由這本書,可以讓小讀者保有自己專屬的感性與童心、 讓成人讀者憶起兒時曾經單純的心靈。 圖/台灣東方提供
榮獲2016年波隆那年度插畫獎的崔恩英與作家車載赫,
用孩童純粹的感性與獨特世界觀,創作《奇怪修理店》,
希望藉由這本書,可以讓小讀者保有自己專屬的感性與童心、
讓成人讀者憶起兒時曾經單純的心靈。
圖/台灣東方提供
我們什麼時候看清楚自己過?就是因為沒有,才經常看錯犯錯,特別是在衝動、不知所措或者很多惘然之際,但是,這絕不能拿來當成任何無奈的推脫之辭!讀《奇怪修理店》時,有了這樣的感慨! 圖/台灣東方提供
我們什麼時候看清楚自己過?就是因為沒有,才經常看錯犯錯,特別是在衝動、不知所措或者很多惘然之際,但是,這絕不能拿來當成任何無奈的推脫之辭!讀《奇怪修理店》時,有了這樣的感慨!
圖/台灣東方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