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全球國防女力

12

文╱姚中原(前國防部戰略規劃司簡任副處長)
過去數年,實施一連串社會、經濟改革的沙烏地阿拉伯,其外交部10月9日再對外公開宣布,將允許國內婦女從軍;未來女性在部隊中,可擔任一等兵、下士、中士等各種軍階職務。上述被視為有助提升沙國女權的國防改革政策,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
近十多年來,隨著性別平等意識提高、現代軍事科技日益提升,以及許多國家積極推動募兵政策,世界各國已有愈來愈多的女性加入軍隊。這些女性,不論是任職國防部的戰略單位或基層部隊的戰鬥單位,其軍事專業表現不亞於男性,有些女性甚至可擔任更高軍階的領導職務。
以美國為例,現行的軍階制度規定,只有戰時才會授予五星上將軍銜,平時的四星上將是最高軍階。曾於2016年5月至2018年5月期間,擔任美國「北方司令部」指揮官、時任四星空軍上將的洛里羅賓遜(Lori Robinson),即為美軍戰區司令部的第1位女性司令。
另外,先進國家由女性擔任國防部長的例子也不少。今年7月當選歐盟執委會主席的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即是德國首位女國防部長。澳洲、挪威、義大利、加拿大等國家亦皆有女性擔任國防部長的紀錄。亞洲的日本已出現過兩位女防衛大臣(小池百合子與稻田朋美)。目前掌管西班牙十幾萬大軍、2018年6月上任的瑪加麗塔.羅夫萊斯,是西班牙第3位的女國防大臣。今年5月英國亦任命了有史以來第1位女國防大臣摩丹特(Penny Mordaunt),受到全球矚目。
全球各國從事保國衛民的女性軍人,早期而言,大多數人員在部隊中,只限於護理、文書、政戰、資訊、財務、後勤補給、開救護車等一般工作。但近年來,隨著國際時空環境改變、男女平權意識高漲,以及在軍事高科技輔助下,許多國家已賦予女兵可參與戰鬥部隊、戰鬥支援部隊,甚至與男性同袍前往戰場殺敵。
例如英國軍隊,目前女兵占英國軍力約10%,但過去女性軍人一向是扮演救護隊的角色。直到1989年才能夠在英國皇家空軍(RAF)駕駛戰鬥機,1990年獲准在皇家海軍軍艦上服役。1991年的波斯灣戰爭,英國首次派遣女兵參與作戰任務。2008年的阿富汗戰場,英國女兵泰勒(Chantelle Taylor),在一次巡邏任務中,她與戰友遭到20名重武裝塔利班分子的伏擊,當時泰勒開了7槍,擊斃一名武裝分子,這是英國歷史上首位在戰場殺敵的女兵。
至於我國國軍女力的狀況,目前除了潛艦部隊尚未開放給女性參與之外,陸海空三軍的戰鬥部隊與作戰支援單位,皆已有女性官兵服役情形。尤其近年來,我國國軍已培養出許多的女班長、女排長、女連長,以及有專業技能的女蛙人、女砲兵、女狙擊手,或是能駕駛幻象2000戰機的女飛官,都顯示出台灣女性的優秀能力,是足以擔任國軍各種軍事重要職務。
2019年台灣女性軍人總額已突破2萬大關,占全體志願役人員比例將近14%。若與歐洲的法國軍隊相比,我國女兵規模仍有擴展空間。法國軍隊人數約20萬3千人,較台灣少1萬2千人,但其女兵總數高達3萬1千名,占全體軍人編制的15.5%。未來我國國防部只要在女性官兵的升遷制度、留營比率、生活福利、營區硬體設備等方面加強保障,以及落實兩性平權與軍紀教育,則女性官兵員額仍有大幅增加的空間,而相信未來台灣女性的軍事專業表現,亦會令全球國家刮目相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