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31】隨堂開示錄 18 上海東方衛視《楊瀾訪談錄》節目專訪

15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5
關於人間佛教 4 - 2 
上海東方衛視《楊瀾訪談錄》節目專訪
時間:2010年9月5日
地點:佛光山禪堂

少年時代養成的堅忍性格,以及對物質無求無欲的習慣,在星雲大師後來的人生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您剛剛出家的時候法名取的是?
大師:今覺。
主持人:「今天覺悟」的意思,後來為什麼您把它改成「星雲」了?
大師:在抗戰勝利的那一年,國民政府到了南京,要報戶口,那時候正在看《王雲五大辭典》,看到「星雲」兩個字,它的解釋是:這個宇宙還沒有成立以前,時空之中有一個星雲團。我想既然這個最早、最遠、最悠久,有歷史,好吧!就叫這個名字。這也是無意之間而已。
【解說】
星雲大師給自己更名的時期,恰逢中國國內局勢動盪、戰亂四起。「星雲」這個天文學名詞,本意為「巨大的天體」,而引申詞義為——廣闊渾然、變化相生。或許,這正是當時身處亂世中的星雲,內心裡對寧靜祥和的真正渴望吧!1948年,星雲大師22歲。他參加了「僧侶救護隊」,幾經輾轉,來到台灣。但是,等待他的卻是比年少時更為艱苦的生活。

主持人:當時您所有的家當,包括一些什麼東西?
大師:我全部家當就只用一塊布包一包。初來台時,沒有地方睡覺,這一家此處不留人,我就找了另外一家,但另外一家也是,到處都是員警、軍眷、人潮,我說:「我要在這裡掛單。」「都沒地方了,只有飯店,不過飯店要付房租,不是你能住的。」我說:「我今天住一晚,明天走都可以。」「你去,我不管你!」那麼,寺廟都有一口大鐘,我就只好在鐘的下面住了一宿,那時候因為剛剛從大雨裡進來,全身都是溼的。
主持人:溼透了。但是現在回頭看來,這些都變成磨鍊。
大師:對!都是磨鍊。我覺得人要吃苦,苦是我們的增上緣,苦能讓我們向上。
【解說】
星雲大師初到台灣,居無定所、顛沛流離。他當時立下志願,日後自己一定要普門大開,廣接來者。現在,佛光山的各個寺院在星雲大師的宣導下,仍然保持著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每一餐,多設兩桌流水席,方便來者用齋,而對於前來掛單的出家人,一律供養五百元車資。對此,感同身受的星雲大師曾說,每一個人都需要一道可以來來去去的「門」。

大師:我到台灣來,無親無故,我那時候才20多歲,沒有地方吃飯、沒有地方住宿、沒有人收留,這還是小事,最嚴重的是那時候台灣有所謂的白色恐怖,我一個年輕人沒有戶口,沒有寺院,這是很危險的,所以也曾經遭到逮捕、調查。
主持人:當時在監獄裡有沒有想過,萬一被槍斃了怎麼辦?這樣的事情,有可能嗎?
大師:可以說我幾乎在生死邊緣幾個來回了,所以對事不是很恐懼。當然,活罪也很難受,活下來也是很辛苦的,不過人要勇敢,生命是很寶貴的,應該要愛護自己,好好活下來。
【解說】
當時,星雲大師被國民黨軍方誤認為是入台灣的特務而被捕入獄。在一位將軍夫人的幫助下,最終獲釋。出獄後的星雲大師,努力融入當地人的生活。他先給自己買了一頂斗笠,從打扮上跟當地普通民眾無異。隨後他仿效當地人,不穿鞋、打赤腳。終於,當他雲遊到宜蘭的雷音寺時,安頓了下來,並開始弘揚「人間佛教」。

主持人:那個時候,佛教在台灣也只是大家做為超度亡靈的一種儀式需求。加上當時整個社會狀況、經濟狀況都非常混亂和貧窮。所以,當時有沒有感到非常困惑,不知道在哪裡安身立命的這種亡命天涯的感覺?
大師:60年前到台灣的時候,台灣幾乎是沒有佛教,在日本統治台灣時,它宣導的是神道教。
主持人:您在台灣推行「人間佛教」,當時是針對佛教界什麼樣的弊端,覺得有改革的必要呢?
大師:我童年出家,現在也72年了。72年前,寺廟都建在山林裡,講起來是看破世界、了卻塵事,事實上是消極逃避。所以我就想到:應該要從山林裡走到群眾裡, 應該要從寺院走到社會上,要跟大眾在一起,為社會服務,「人間佛教」才是人類更加需要的。舉凡以文化來弘揚佛法,以慈善來福利社會,以共修來淨化人心,這些都是人間佛教。或者說,凡是佛說的、人要的,能讓大家得到人間的平安、幸福、快樂的,都是人間佛教。
主持人:但是我們過去的傳統觀念當中,認為出家人四大皆空、六根清淨,像您在台灣這麼多年,有的時候會想起自己的母親,掛念他嗎?
大師:早期當然會有一點想念,但是慢慢地我覺悟到,天下人的父母都是我的父母。尤其我每一年都要舉辦一次大概有兩、三千人的親屬會,我請徒眾的父母到山上來,我叫他們「親家」,我讓他們了解兒女在這裡做什麼,他們也說說自己的希望是什麼。總之,佛光山就如同一個大家庭,和樂融融。
主持人:後來您跟母親重聚,母親也在這邊跟您的僧眾們見面了。
大師:有一次有兩萬人的聚會,我問他:「您敢跟大家見面嗎?」他說:「有什麼不敢。」我母親是很勇敢的,我就讓他跟大家見面。在兩萬多個信徒前面,我也不知道他會講什麼。他很善於言詞,就說:「我到台灣來,沒有什麼東西送給你們,就把兒子送你們了。」
主持人:說得非常好。(待續)

大師出家時,大師的師父提取法名「今覺」,號「悟徹」。圖為大師於2004年,以筆名 「摩迦」題字「今覺悟徹」。圖/佛光山提供
大師出家時,大師的師父提取法名「今覺」,號「悟徹」。圖為大師於2004年,以筆名 「摩迦」題字「今覺悟徹」。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