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生】 地瓜薑湯與書

15

文/林麗鳳
那天,強勁的東北季風把玻璃窗吹得嘎嘎作響,男同事們從工地會勘回到辦公室,一進門就喊著:「林小姐,這裡有五十塊錢,拜託你拿去買地瓜和薑來煮,冷死我了!」
看著說話時口中冒著煙並用力搓著雙手取暖的同事,身為唯一的女性神隊友,我爽快回應:「沒問題!」暫時放下手中工作,立即到樓下的柑仔店買了砂糖、地瓜和老薑。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煮地瓜薑湯,對於地瓜和薑的比例並沒有概念。第一回合,地瓜與薑入鍋,馬上發現地瓜太少、薑太多。「這樣湯會不會太辣,不好入口?」我納悶著,再跑到樓下自掏腰包買了地瓜。
第二回合,滿鍋都是金黃的地瓜,相形之下薑變少了。「薑不夠,不能驅寒。」心裡OS,於是又衝到樓下買薑。為什麼用「衝」的呢?因為兩回合下來,已經花了好多時間,整個辦公室的男士都在等著我這鍋地瓜薑湯祛寒啊!急得我全身都熱了起來。
第三回合,我快速地把薑洗淨入鍋,竟發現鍋子太小裝不下。「天啊,鍋子不夠大!怎麼會這樣呢?」當下決定換一個更大的鍋子,我快速衝往樓上宿舍找鍋具。
出錢的男同事看我上上下下跑來跑去,叫住我笑著說:「該不會是鍋子太小了?」「沒錯!」我火速找來一個大鍋子,終於搞定一鍋地瓜薑湯。
「吃地瓜薑湯囉!」我如釋重負地喊著,而那些四、五十歲的男同事早已笑得人仰馬翻,有的還走到我的身旁揶揄道:「吃這一碗地瓜薑湯,還真不容易喔!」
「是滴,」我沾沾自喜地回答:「像我這樣煮地瓜薑湯,可大器得很呢!」
下班回家,我把這事說給先生聽,他聽完只是笑了笑,不予置評,好像預見了我這傻勁日後會給他帶來的難題。
那時工作壓力大,我總以買書、看書來釋放壓力,幾年下來買了不少書,也添增了幾個書櫃。有一回整理家務,正苦惱不知如何安置新購的書時,先生突然開玩笑地冒出一句:「該不會叫我換房子吧?」
這句話聽起有點熟悉,對了,好像地瓜薑湯換鍋子的翻版。「應該還好吧!」我一邊思索著該如何把書擠進書櫃,一邊順口回答。
我的意思是,雖然一時還沒擠出位置,應該也可以安頓好這些書的;但沒想到,先生卻將這解讀為老婆大人對他的激勵:換房子,以你的能力「應該還好吧!」於是接下來好多年,他都早出晚歸拚命工作,直到我們真的換了房子。
換了房子,當然又多了幾個書櫃。有一天,我從書局帶回好多本「戰利品」,喜孜孜地把書放入書櫃時,聽到在一旁看書的先生說:「老子《道德經》裡不是說『為道日損』嗎?怎麼還買這麼多書呢?」
「可是老子也說『為學日益』啊!」我詭辯著,「你知道嗎?董橋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說,一位著作等身的長輩寫信給他,說是接受雜誌社訪問,需要提供受訪者照片。長者尋來尋去好不容易找到一張自己站在書櫃前的照片,但堆在書櫃頂端的書與資料滿了到天花板,他問董橋這樣會不會太凌亂了;你猜董橋怎麼回答?他說:這樣才配得上您老的學問啊!」
身旁的先生說不過我,只能又笑又搖頭。咦,這個表情有點熟悉,彷彿多年前大器的地瓜薑湯好戲,又要粉墨登場了。
(本文由「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提供
http://mypaper.pchome.com.tw/melodywang10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