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文化】 街頭修行者

7

文/林宏翰
30℃ 豔陽下的加州長灘市(Long Beach)街頭,一個高瘦男人撐著陽傘過馬路。沒多久,停在一處街角,戴上了過濾面罩,站在路邊開始對著牆壁噴漆。手機裡放出音樂,那是藍心湄34年前出版的華語流行歌《20歲的浪漫》。
自學塗鴉成全職藝術家
受邀參與長灘藝術節
歌聲唱著:「紅紅耀眼的太陽,照著蔚藍的海洋,椰樹隨風輕搖盪,為我們歡唱。」歌詞正好形容當地特產的加州陽光,可是這位專注在牆壁上的男人,已經在日頭底下作畫三天,為了不再晒傷,只好晴天打傘。
他是街頭藝術家DEBE,從太平洋另一頭的台灣飛來,受邀參與今年的長灘POW!WOW!藝術節。整個星期,他與其他各國藝術家同步動工,分散在全市20多處牆面作畫,一周後交出成果。這座50萬人口的港都是美國太平洋海運門戶,以物流、石油、航空產業知名,一連五年舉辦以街頭藝術為主題的節慶,喊的卻不是拚經濟、發大財,而是「讓城市變得更有趣」。
「街頭藝術存在的意義是,可以讓人們暫時脫離現實。」DEBE作畫的牆面有3層樓高,位在會展中心(Long Beach Convention Center)的停車場,幾天下來已經可以看出輪廓,繽紛的色塊爬上了原本單調的米色建築。角落像徽章的圖騰是台灣早期家戶常見的玻璃花紋,在DEBE的噴漆揮灑下,台灣窗花穿越時空,成了美國街角一景。
就像噴漆塗鴉,色彩是一層一層覆蓋上去,DEBE剛出社會的時候,做過電子廠大夜班、便利商店、外送飲料,最長兩個月,直到現在是獨當一面的全職藝術家,塗鴉技巧多是自學,靠著十年來問人、找資料,一點一點累積下來。
「我以前個性暴躁,不愛講話,有一點反社會。」講到如何走上塗鴉這條路,DEBE回想高中喜愛嘻哈文化,入門的那一夜,跟著學長潛入地下道噴漆,後來又如何跑給警察追的種種。到現在,他已從叛逆的塗鴉客,搖身一變成了臉書、三星、愛迪達等大企業合作的藝術家,唯一不變的作風是不在鏡頭前露臉,也不願公開本名。
塗鴉當修行心境漸轉變
結合商業與社會接軌
DEBE念起來像「滴比」是他創造出來的身分,就像最愛的電影「鬥陣俱樂部」主角的另一個人格,這種態度也是表現自我的一種方式。DEBE這四個字母代表的,既是在暗夜塗鴉、打游擊戰的他,也是此刻在大白天參加國際藝術節的他。身為30出頭的千禧世代,身分就像是網路帳號,可以隨意穿脫。
投入街頭創作十多年,DEBE早期是憤青,走的是非法路線,到處留名、在字形上玩花樣,追求一個存在感。如今自己的作品逐漸與商業結合,看起來像是屈服於原來自己反對、抗議的資本主義、商業文化,但他把塗鴉當作修行,經常練習靜坐冥想,逐漸有了心境轉變。
「塗鴉有一個重要的精神是突破框架。」DEBE說,塗鴉、寫字久了之後,反而變成另一種框架,限制了自己,所以轉而嘗試抽象的畫風;至於跟商業結合就是一種跟社會接軌的方式,藝術不該只是少數人獨享,作品需要有人觀看,如果一幅畫可以對某些人產生影響、有所啟發,它就是藝術。
這個站在馬路邊的創作者,在不同國度裡反思著藝術對於城市的價值。長灘市一連五年舉辦POW! WOW!藝術節,如今整座城市已經有70多幅的巨型壁畫。這些塗鴉變成公共藝術,受到市政府、在地企業的支持,除了成為打卡拍照的熱門景點外,還有另外一層意義。
引進這個國際藝術節的主辦單位Intertrend執行長黃儀嬙說,藝術文化對於建立城市的認同感具有高度的影響力,「我們透過整個城市的多樣發展,讚揚長灘市的經濟成長之外,持續支持POW! WOW!活動說明了,長灘市了解文化的重要性以及文化如何影響城市的價值。」
看了美國這個城市的藝術節,結合了政府、企業與藝術家的努力,DEBE有感而發:「有了藝術,城市的素養會提升。擺脫只為賺錢的存在,人們才能夠真正的享受生活。」
他舉例,上個世代的台灣人說,現在年輕人日子很苦,沒有經歷過繁榮的時代,所以賺錢比一切都重要,但他有話要說:「你們那個時代的繁榮是金錢,而我們這個時代的繁榮是資訊。」他認為,經濟很重要,但當代的繁榮已經不是用金錢衡量,「只剩下錢的話,這個社會等於是在退步」。

在DEBE的噴漆揮灑下,台灣窗花穿越時空,成了美國街角一景。圖/林宏翰
在DEBE的噴漆揮灑下,台灣窗花穿越時空,成了美國街角一景。圖/林宏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