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哨兵的夢想

172

文/吳瑞玲
(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副總幹事)

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副總幹事吳瑞玲。
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副總幹事吳瑞玲。

「郵差來了!郵差來了!」我爬上緬梔樹,像小哨兵弓起右手掌貼在眉毛上方,拚命伸長脖子,瞇著眼睛眺望遠方。穿綠制服騎腳踏車的郵差快要進入小學校園了,我趕緊從樹上跳下來,一溜煙跑進教師辦公室,等著從老師手中接過郵差先生送來的報紙。
我搶著當「信差」,原本只是為了比其他同學早一步看到小亨利四格漫畫,直到有一天發現在漫畫專欄的上排版面印著班長的名字,那是描述他動手做三明治當早餐的文章,這讓向來習以稀飯當早餐的我,覺得十分新奇;我的小心靈更羡慕他的文章可以印成鉛字躍然紙上,開始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投稿被刊登。
升上國中,學校規定寫生活週記,報紙是提供我國內外新聞大事的來源。手持放大鏡看報紙的阿公,提醒我不要只會抄寫新聞或沉迷於影劇娛樂版,還要多閱讀其他版面,例如社論、專欄、副刊。受他的影響,我讀報的視野漸漸開闊,副刊版面更是帶領我一窺文學殿堂。
專科畢業後,進入職場、結婚、生子,生活節奏緊湊,無暇專注閱讀,感覺離喜歡的文學愈來愈遠,但是仍然擠出零碎時間讀報,維繫著心中小小的夢想,說不定哪天也可以在報上讀到自己的文章喔!
三年前自職場退休,儘管電子媒體發達,但我還是維持以往買報紙的讀報習慣,並且下定決心為自己的半百人生再添色彩。我開始上寫作課、聽演講、看電影、戴著老花眼鏡閱讀書報,一步一步往前走。修改無數次的第一篇投稿〈悄然萌芽的寫作種子〉,終於在我心目中最優質的《人間福報》刊登了!
從夢想到文章真的印成鉛字,歷經四十年,而「我和一枝筆在路上」正要起步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