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31】隨堂開示錄 20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5 關於人間佛教 4 - 4

33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5
關於人間佛教 4 - 4 
上海東方衛視《楊瀾訪談錄》節目專訪
時間:2010年9月5日
地點:佛光山禪堂
主持人:現在佛光山就有1300位的僧侶,這麼多人,其實也是一個很繁重的管理,在管理制度的建立上,您做了一些什麼樣的突破,相對於傳統寺院的管理是如何?
大師:我覺得來信佛教的人,基本上有一些道德觀念,不像社會上的人的想法,欲望那麼多,他們是很安然,很願意服務的。所以在我這裡出家的,無論男眾、女眾,大家都是以服務為目的。你問到這一點,我就順便告訴你,佛光山有45年了,開山以來,我們這裡沒有人吵過架。
主持人:沒有人吵過架?這很難讓人想像,是不是人家吵架,您沒聽見?
大師:不會,我很關心所有的人。不但沒有人吵過架,甚至替我建佛光山的工人,45年來,原班人馬,也沒有換過。
主持人:關於寺院宗教領袖的傳承問題,您也是很早做出一個改革,比如說改變了終身制,用一種比較民主的方式,來完成這樣的一個交接,您當時是怎麼想的?
大師:我從出家的時候,就想過去的祖師都認為寺廟是十方的,應該給大家,我們也應該以交接為榮耀吧。過去唐堯、虞舜不也是把國家交代給賢能的人?「萬人施、萬人捨,同結萬人緣」,寺院不是我們的,人家給了我們,我們也再給大家吧。
主持人:您為什麼要放棄呢?那個時候您年紀還不大,就是還年富力強的時候,應該可以繼續做?
大師:我不能一個人守住這個路,還要有別人來走。我看到一代一代的傳承,現在佛光山已經是第七任住持了,我很放心,因為沒有紛爭。英國的邱吉爾講過,一個偉大的人物,不是自己創造事業,最主要是要有繼承人。所以我對中國能從鄧小平到江澤民、到胡錦濤、到現在國家的領導人,真的為國家感到慶幸。為什麼中國有辦法?就是如此。
主持人:您怎麼看待有些人認為您是「政治和尚」的說法,不僅是因為您的很多在家弟子從政,包括您也不忌諱政治,甚至有時候還會在選舉前發表自己的意見。出家人不是應該不問世事嗎?
大師:政治是壞事嗎?政治是要關懷社會嘛,出家人也要關心社會,所以佛教主張「問政不干治」。
主持人:但是他們都跑來做您的弟子,像吳伯雄先生就是您佛光會的名譽會長?
大師:他是一個信徒代表。他也是人,我不能不要他呀!基本上我不會排斥人家,政治人物也是我們要度化的,不必說避開政治為清高,我不以為這樣。
主持人:如果遇到您自己的弟子正好是競爭的對手,都要您支持,您怎麼辦?
大師:現在有啊,就在高雄這裡。
主持人:那怎麼辦呢?
大師:我最近請了他們兩個人一起來。我說:「好吧,你們兩個人互相合作。」
主持人:怎麼合作?他們是對手呀。
大師:他的票多,你就支持他;你的票多,他就支持你,你們都要選舉,就互相合作。
主持人:師父不站哪一邊?
大師:我不為哪一邊做評語。
主持人:但是我也發現很多重要的政治人物,在他們政治生涯或者人生決策的重要時候,會來聽取您的意見,您這時候抱著什麼樣的心態來跟他們交流您的看法?
大師:無我。
主持人:無我?
大師:無我,就是我沒有個人的想法,轉化成為對他最有利益的,對他最好的意見。
主持人:我看到您寫過這樣的一句話,您說自己不想成佛作祖,不欲升天堂,也志不在了脫生死,那您志在何處呢?
大師:我志在人間做和尚啊!因為我做和尚,可以做很多事,做和尚可以結很多的緣。假如說成佛,成佛太安閒了、太安靜了,暫時沒想到,我先把人做好,把和尚做好。
主持人:謝謝您。
楊瀾女士串場尾:流水不腐,戶樞不蠹,星雲大師似乎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一種特別的修行方式,那就是忙碌。現在他和他的弟子們正在佛光山建設佛陀紀念館,這一組宏偉的建築將於2011年10月分落成,我想在我們這個快速變化、紛繁嘈雜的社會當中,同樣需要建設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精神家園。(待續)

【延伸閱讀】
用人學

用人學,就是現在的人事管理學。管事、管財、管物,這都還好管理,最難管理的,就是人!
你管事,事情聽你安排,不會跟你反對;你管財,財任你應用,不會跟你唱反調;你管物,物也由你支配,它不會跟你意見相左。但是管人,可就不是那麼容易管理的了。
對於用人,牽涉的層面很廣,例如政府機關管理,就是為了人;公司團體的管理,對象也是為了人;學校行政的管理,也莫不是與人有關。甚至軍事管理、醫學管理、圖書管理、醫院管理、旅館管理,也都是人的問題。所以,過去軍事家講用兵難,教育家慨歎用才難,政治家更深感用人不易。
因為人有他自己的利害觀念,有他自己的思想,有他個人的意見;因為有各種不同的個性,不同的習慣,不同的好惡,你要管理他,就必需要讓他對你尊重,對你服從,讓他在你面前講究工作倫理,講究應負的工作責任。如果主管部下都能相互尊重,相互包容,那就是「用人學」了。
人,並不是萬能的,不可能事事都很在行,但是每個人也必有自己的專長。有的人自己的長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就像曠野裡的金銀,便需要靠主管的慧眼來認識了。
有的人是因為待遇好,給金錢運用;有的人因為感激你的知遇,他感恩你,歡喜為你所用;有的人承受你的恩情,也願意為你所用;有的人因為你欣賞他的才華,甘心為你所用。所以一個主管用人,他必需要發現被用者的長才,護其短處,即使偶有過失,也要代他承擔責任,要讓他有發揮的空間,要跟他保持經常的連繫,在尊重、知遇之下,他才肯為你所用。
一個被我們所用的人,要知道他是人,不是物,他是有專長的人,他不是奴才,不可以呼來揮去,甚至要培養他的技能,幫助他的進修,給他度假、出國旅行的機會。甚至於你要用他,就先要解決他的問題,他家庭的安頓,他的食宿安排,他的交通問題。你要用他,先要被他所用,這就是所謂「要做義工的義工」。
用人要用心,所以主管不能把部屬只是當做工作的伙伴,而要做道德、情義、思想、精神上的夥伴。主管與部屬要如宗教上的師徒關係,如學校的師生情誼,不要讓部屬只是用人來做事,而是用心在做,這才是最高級的用人學。

──節錄自星雲大師著《迷悟之間》

過去佛陀以「六和敬」統攝僧團,故僧團又稱「六和僧團」;而叢林能成為安心修道之地,主要是規矩管理得當,依佛陀制定的六和精神,公平正義行事。圖為佛光山大佛城周圍環繞的接引佛。圖/資料照片
過去佛陀以「六和敬」統攝僧團,故僧團又稱「六和僧團」;而叢林能成為安心修道之地,主要是規矩管理得當,依佛陀制定的六和精神,公平正義行事。圖為佛光山大佛城周圍環繞的接引佛。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