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趣聞】 台人謀刺袁世凱

11

文/王文隆
《馬關條約》簽署之後,台澎成為日本殖民地,部分台人不願屈從於日人統治當順民,與孫中山為首的同盟會有所接觸,一心寄望革命能使中國強大起來,進一步使台澎重歸祖國。
當時,受日人的箝制,在台的台籍知識精英,多在醫科與農科升學,在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就讀的翁俊明、杜聰明、蔣渭水等人,就曾經是這麼一批懷抱民族意識的高知識分子,他們支持孫中山領導的革命運動,除了曾參加同盟會之外,也曾組織復元會推展會務。
聽聞孫中山所領導的革命運動締造共和時,他們同感興奮;獲知袁世凱奪取共和成果當上臨時大總統時,他們同感憤慨,打算謀刺袁世凱。然而,袁世凱文武雙全,又編練過新軍,這些熱血的年輕人要舞刀弄槍,可是絕對比畫不過袁世凱身邊這些習武出身的人,貿然行動,無異羊入虎口,平白犧牲。左思右想,既是習醫之人,便想藉著在醫學校裡習得的醫學知識,計畫帶著霍亂弧菌,冒險前往北京,找到袁世凱府邸所用的水源投放,讓袁世凱因此染病而死,以現代知識刺殺袁世凱。
一九一三年暑假,幾個年輕人頗有行動力地執行這個計畫,派翁俊明與杜聰明為代表,帶著霍亂弧菌與培養皿出發,行前諸同志還一起合影留念,為其壯行。翁俊明與杜聰明乘船,經日本轉往關東州(大連),再前往天津潛赴北京。然而,翁俊明與杜聰明來自南方,不通北方的官話,更沒能用日語與當地人交談,加以此次刺袁行動僅是在台的幾個年輕人所構思,並沒有與中國大陸的團體接觸合謀,因此在北京也沒有人接應,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雖曾試圖接近袁世凱的居所,但實際上都沒有成功,待上了幾天無功而返。
他倆反覆琢磨,如果將霍亂弧菌任意拋置在鄰近的水源地,那雖有機會使袁世凱染病,卻也使得北京居民冒著大規模感染的風險,徒使無辜百姓受累,這不僅失去謀刺袁世凱的原意,也將使得生靈塗炭,幾經掙扎,只好放棄原訂計畫,毀棄所攜的霍亂弧菌,自上海乘船回到台灣。
返台之後,翁俊明與杜聰明潛心求學,自醫學校取得學位。翁俊明畢業之後不久,台南爆發西來庵事件,他眼見日人屠戮台民,心生失望,舉家遷往廈門,開設俊明醫院,爾後遷居上海,也將醫療事業帶往上海發展,另一方面也以醫療為掩護,暗中結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九三七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後,他聲明脫離日本國籍,奉中國國民黨中央指示,於一九四○年在香港籌設中國國民黨台灣黨部,受命為台灣黨部首任主任委員,可惜在一九四三年時因酒精中毒而過世。翁俊明對台灣的貢獻不小,但名氣或許沒有他的孫女翁倩玉來得大。
杜聰明結束了醫學校的課業之後,於一九二二年在京都大學取得醫學博士學位,此為台籍人士中的第一人,一九三七年之後在台北帝國大學醫學系擔任教授,更為當時全校唯一的台籍教員,直到一九五四年創辦高雄醫學院之前,都在該校任教,一生作育英才無數。
兩個年輕的台灣人,因胸懷祖國的發展與台灣的前途,不顧生命危險,攜帶霍亂弧菌前往北京謀刺袁世凱之舉,稍嫌魯莽但勇氣可嘉,爾後兩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始終抱持著愛鄉的關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