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107】擔任巡撫打土匪(中)

4

文/陳復
聰明的人如果不想被人「拾遺」,乾脆自己請罪,王陽明自然不例外,但比較奇特的是說,他撰寫〈自劾乞休疏〉,明確地跟混世魔王明武宗報告說:「臣反顧內省,點檢其平日,正合擯廢之列。」開宗明義就要皇帝將他這個廢人撤職查辦,後面則開始具體說明自己到底如何廢(其實是「氣體素弱」),近年來「疾病交攻」,只不過一般人不知道,他明白自己是個鼠輩,如果「鼠竄苟免」,意即僥倖脫身,他會甚感羞恥,他希望陛下明察秋毫,如燭火般看見自己的罪刑,給他一死,讓天下都知曉不肖者無法倖免於難,這樣的話就符合他的願望,他陽明先生就能「死且不朽」;如果不順從這個願望,只是讓他罷歸田里,這固然是其大幸,然而他陽明先生還是能「死且不朽」。
各位看官何不想想想:將他老王罷官處死或強迫退休,竟然能讓老王反過來「死且不朽」,這買賣對每天日子過得比陽明更廢的朱厚照而言,到底划算不划算呢?明武宗還是照舊不看上疏,委請哪位太監幫忙批改就算了,如果認真閱讀卻懶得理他的上疏,應該還比較正常些。
老朱不理他,老王更熱情了。接著,再寫〈乞養病疏〉,繼續自陳如何流竄於荒夷,奔忙在大江南北道路上晃掉五年的光陰(他把其中觀光與探親的時間都加進去了),因為吸入太多瘴癘毒氣,並且常跟山精與樹怪遊玩,甚至還接觸過巫蠱這類薩滿典禮,即使當時沒死,其實已經中毒到通過肌膚來到骨頭,實際只剩半條命,後來因為皇帝的聖恩,重新接納他回來重新做人,讓他「收斂精魂,旋回光澤」,不過老實說,還是「內病潛滋,外強中槁」,來到南京,因為一下熱一下冷,身體沒有調節妥當,病就開始大發作。
最後,他說自己打從幼年就沒有母親陪伴,有賴於祖母岑氏的悉心照顧,祖母現在已經九十六歲,日夜盼望著孫兒回家訣別,陽明對此痛苦萬端,乞請皇帝暫時放過他,讓他暫回田里就醫調治,並能親眼看見祖母臨終,他希望這番苟延殘喘的請求,如果獲得同意,讓他來日再成為完整的人,還會有報效君王的一天。這裡面寫的內容極度誠懇,不能說沒有他真實的心情寫照,可惜朱厚照還是看都不看、理都不理,讓陽明繼續在南京待著。
沒想到正德十一年(1516)九月,陽明突然被拔擢成都察院左僉都御史,負責巡撫江西省的南安與贛州與福建省汀州與漳州,再外加湖南省梆州與廣東韶州,這四省的範圍著實比任何一省的面積都來得大,為何要特別圈出來成立一個特別行政區來巡撫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