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雪中送炭與錦上添花的學貸

63

總統參選人韓國瑜日前提出「學貸免息」的政見,若學生畢業後找不到工作,還款期限延長為十二年;馬上引起綠營府院群起圍攻,連教育部官員也質疑恐鼓勵學生「套利」。
教育是脫貧和提升社會流動性必要管道的理念,為了實現教育機會均等的理想,政府早於六十五年開辦「助學貸款」,以協助中低收入家庭之學生順利完成高等教育,演變為今日的「就學貸款」,由學校透過財政資訊中心查核是否符合中低收入標準,再由承辦銀行查明其家屬有無債務逾期未還情形再直接撥款給學校。
台灣高等教育一向存在「反向重分配」的問題,對低所得家庭極為不利。有學者分析,發現台灣公立大學(尤其是台大)學生的家庭所得都比私立大學學生的家庭所得高出甚多,台大學生的家庭所得中位數為一百六十萬,高於公立大學的中位數一百一十萬,是私立科大學生的家庭所得中位數約七十五萬的兩倍以上,財富分配也是一樣懸殊。而愈有錢的人的子女也愈容易進頂尖、公立的大學,家庭所得較低的子女大多就讀私立大學。
高教的第二種不公平現象,是學生家庭背景較富裕的公立大學,每生平均享有的教育支出,遠超過私立學校每生分配到的支出數,而且公立大學的學費又比私立大學低,等於經社地位占優勢的學生,得到更多的資源補貼。
因為父母自己受了高等教育,不只增加所得,將更多資源繼續投資在子女的教育,使子女更有機會享有教育紅利,進而又影響到子女的所得。從父母所得對子女的影響,也就是「跨代所得彈性」來看,高教逆向分配現象,只會讓連富幾代和連窮幾代的機率愈來愈高,社會的流動性愈來愈低,對社會的安定和經濟發展都是嚴重的負面衝擊。
因此學生就學貸款免息,且有排富條款,顯然有改善上述不公平現象的效果。對於就讀私立大學的相對較窮的學生而言,要負擔較高的學費,對學貸的需求更強,免息不但可減輕負擔,更能使得窮學生不必因打工而影響學業。事實上,截至八月底,背負學貸的總人數八十八萬人中,有近四十萬人還不出學貸,免息並延長還款期限,顯然是解決窮學生困於低薪窘境的及時甘霖。
而教育部官員竟對學貸是直接由銀行撥到學校的實務都不懂,還懷疑學生會有「套利」的道德危險,對照教育部慷慨對外國學生給予學雜費四萬元及生活費每月一點五萬至二萬元的補助,也對大專校院自訂外生獎學金給予補貼,歧視本國學生的心態令人不解。
學貸免息減少窮學生利息一年約三千元,政府支出增加不到二十億,相對於蔡政府最近選前撒錢三千億,包括產創條例租稅優惠大增且延長十年(損失稅收百億),股利所得稅改對大戶減稅上億,兩百億給大企業利率補貼百分之一點五,高鐵南延只省十五分鐘要花六百億等,真是小巫見大巫。何況買武器花三千億,廢核四浪費三千億,可能淪為蚊子建設的前瞻建設花費九千億,離岸風電多花了近一兆,更是不可思議!
蔡政府沒看到學貸的當前慘況,對高教導致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無感,還將對手照顧窮學生的政見批評得一文不值,何以如此不顧年輕人的感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