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叢林盡放光

8

文/普明
阿瑞!你現在過得好嗎?歲月在不經意間匆匆流逝,近二十五年了,你在哪裡呢?或許你現在正是我們身邊的同參道友,只是我們渾然不覺。
當年趕往醫院看你,一路上心神不寧,在行進的公車上虔敬默念藥師佛聖號,祈願藥師佛能加持你,讓你脫離險境。但總被紛飛思緒打斷,家人都懊惱怎麼沒注意到你病情已這麼嚴重,直到你跌倒了才趕緊送你去醫院。而我也自責好幾天沒看到你,卻沒去探望你,心疼你身體已非常不舒服,怎麼不告訴家人?為何總是獨自承受痛苦?
抵達醫院後你仍在加護病房,醫護人員說還在檢驗是什麼病毒。但你的病情急轉直下,最後確診是腦膜炎,但已經藥石罔效,短暫數日,你就離我們而去。那一年你還沒三十歲,你這一生像夜空璀璨煙花,瞬間綻放光彩,留下幕幕光華照亮暗夜寂空,令人懷念追憶。
阿瑞堂弟!你在家中排行老大,確實很有大哥的風範,讀小學時每到放暑假,你就會邀鄰居和堂姊弟等一群小孩,搭客運車到市區游泳池去玩水。你也挺喜歡小昆蟲小動物,你還曾在老家前院角落闢了一漥水池,耐心的餵養金魚,一尾尾色彩斑斕來回潛浮的小魚,為家族老少增添不少樂趣。這悠游的小魚也似你的性情,歡喜自由不愛受拘束。
國中青少年狂飆時期,聽說你可是學校有名的「大哥」,私下會幫同學喬事情、主持正義,這樣的你對我來說總覺陌生,一點也不像在家裡的你。國中畢業後你沒有繼續升學,倒當起油漆工,早出晚歸安穩過日子。你服完兵役回鄉後,竟開始茹素學佛了。
之前像是平行線的你我,至此有了學佛的共通話題。是什麼因緣促成你學佛呢?原來軍中有長官學佛,開啟你學佛的機緣。退伍後你也會研讀佛教典籍,我也常邀你到佛光山的道場聽聞佛學講座,以及參加莊嚴的法會。記得有一次活動結束後返家,你正平穩的開車,驚覺遠處馬路上似乎有障礙物,近距離一看是被撞往生的狗,只見你迅速停車,從後車箱拿出麻布袋先做處理,然後若無其事的開車離開,你說路上常遇到這樣的狀況,返家後就到空曠鎮郊安葬牠們。
你常承包老舊寺院的油漆工程,通常都只算油漆材料費,或是純粹當義工盡心盡力協助,年長法師們都很讚歎你發心和踏實的工作態度。曾經邀你日後一起到佛光山就讀佛學院,個性剛毅不擅言詞的你靦腆的說自己不會讀書,恐怕程度太差跟不上,我鼓勵你不必擔心這麼多,說你很有願心願力一定能克服。
你往生後,我悵然若失。參加法會總感覺你仍在身旁聆聽法義,參與活動時也覺得你似乎在旁協助。你離開的那個夏天,我到郊區寺院協助夏令營。五天日夜全力投入,心中法喜充滿,活動圓滿結束後已近傍晚時分,我獨自前往海邊透透氣,因為我真的還不能接受你已離我們遠去的事實。追憶的念頭剛起還沒回神,前方出現一幅奇異景象令我目不暇給而驚嘆不已。路邊尋常可見群聚的草叢,挺立隨風搖曳的花朵,像被小精靈的魔術棒一點,各個末端被糝上五顏六色的圓點,大放絢麗又柔和的光芒。
近來我才想通這草木大放光芒的祥瑞景象,似乎是諸佛菩薩在向我示現,萬物不分高下各適其性,展現善美的純真本質,人生存在的價值就在其中,不必在意世俗的評價。誠如明朝憨山大師詩偈所言:「拋卻身心見法王,前程不必問行藏;但能識得娘生面,草木叢林盡放光。」原來阿瑞你像海邊草木叢林盡放光明,放光的是在這期生命中你已找回慈悲清淨的佛性;放光的是你默默實踐菩薩行,處處散發利他的行佛光芒。此生不虛度,你已活出獨一無二精采的覺醒人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