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30年 德人心牆未除

0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德國本周舉行連串活動,紀念柏林圍牆於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倒下三十周年。在周六的紀念日,德國總理梅克爾與總統史坦麥爾與一批中歐國家包括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的領袖和元首一同在柏林出席官式紀念活動,但當年的冷戰主角美國及俄羅斯(前蘇聯),還有忙於脫歐的英國的領袖都未出席。
梅克爾在坐落於柏林圍牆遺址的柏林和解教堂發表演說。而史坦麥爾則於傍晚在柏林市中心的布蘭登堡門演說。
龐培歐 促盟友捍衛自由
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周三抵達德國訪問,但他在紀念活動開始前便離開。歐盟委員會新主席范德賴恩則在紀念日前夕發表演說。
龐培歐及范德賴恩周五發出嚴厲警告,指西方國家正面對來自俄羅斯及中國大陸的新挑戰。龐培歐促請西方盟友捍衛得來不易的自由。他強調,「我們絕不能認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龐培歐說,若各國領袖無法克服新的挑戰,西方集團防衛聯盟的堡壘,已有七十年歷史的北約也「面對它將過時的風險」。龐培歐說,這些威脅包括由中國大陸、俄羅斯及伊朗等政府構成的威脅。
在龐培歐作出這番警告之前,法國總統馬克宏也批評這個泛大西洋夥伴關係正處於「腦死」狀態。他的尖銳言詞引起了德國總理梅克爾異常堅定的反駁。范德賴恩也於周五捍衛北約,指其為「傑出」的屏障。
德國外長馬斯則表示,柏林圍牆紀念也是提醒歐洲在全球面對地緣政治緊張時刻,必須保持團結的一個機會。他周六在歐盟各國發行的報章專欄上寫道:「北京和莫斯科等對個別歐洲首都的告誡不予理會,而不幸的是,正在擴大的範圍還包括華盛頓特區也一樣(不聽規勸)。」他寫道,如今唯有歐洲的聲音持有決定性的力量,這也就是為何以國家級別的單邊行動,必須在歐洲成為禁忌的緣故。
媒體報導,極右翼另類選擇黨(AfD)起初主打反歐盟路線,二○一四、二○一五年難民危機期間,該黨吸納愈來愈多排外、仇恨穆斯林的勢力,在德東地區異軍突起。
三十年前,柏林圍牆倒下,為最終德國統一鋪平道路。不過,右翼政黨在德東的實力正增強,威脅德國的穩定。德國《時代周報》女記者埃德曼認為,右翼極端主義的興起與德國統一後德東經濟不景氣之間有密切的聯繫。
三十年前,德國人用錘子等工具搗毀隔絕東西柏林的圍牆,一千七百萬東德人和六千四百萬西德人得以團聚,當時人們狂喜之中懷抱無限的希望,但是三十年過去了,有形的圍牆倒了,但無形的牆卻仍在,東西德之間差異仍未消弭。
生產力 東部落後西部至少20%
德國電視一台早前就牆倒三十年後東部和西部是否已融為一體進行調查。該台發現,東西部確實連到一起,但還有不少差異。百分之五十六的西部人認為,統一程序很公平或比較公平。但東部人不這麼認為。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東部人對統一程序表示滿意。百分之六十五的西部人和百分之七十八的東部人認為,還沒有出現真正的統一。很多東部人甚至覺得自己是二等公民。
據分析,這種現像也跟東西部生活水平的差異有關,這些差異至今都沒有完全消弭。東部到今天都沒有趕上西部的富裕程度,工資也沒有西部的平均水平高。為了平衡這一差異,統一後德國納稅人一直繳納一種「團結互助稅」,累計已達數千億歐元。
東西德合併已近三十年,根據研究,德國東部不僅薪水低,還面臨缺工的問題,生產力至少落後西部百分之二十,東西部經濟依然存在相當大的鴻溝。

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柏林人站在圍牆上慶祝。圖/美聯社
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柏林人站在圍牆上慶祝。圖/美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