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 這個頑石很憂鬱(上)

11

文/朱嘉雯
《紅樓夢》故事伊始,便有一個神話,這是中國家喻戶曉的女媧補天故事。而曹雪芹就是運用了這個神話,加以輕輕地改造,在故事末尾處懸上一個補筆。
話說在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有一塊頑石,它是女媧在天際坍塌下來的時候,煉石補天所剩餘的一塊石頭。此石高十二丈、方二十四丈。當年媧皇總共煉了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僅剩這一塊未曾見用。那些可供補天的石頭,其實說來也無甚稀奇,反倒是那無用者,卻衍生出多少佳話來!亦即故事有趣的焦點正都集中在這一塊石頭上,因為它是曹雪芹在神話的基礎上虛構出來的創意構思。也正是這被遺漏下來的頑石,竟然在日後自我鍛鍊竟然通了靈性。
未能發揮經世之才的頑石,卻能「自學」成功,通曉靈性!作者究竟要藉此表達甚麼樣的道理?我們看《甲戌本》脂硯齋的批語指出:「可見人不能不學,就算是一塊頑石,自經鍛鍊,都能夠通靈,那麼人如果願意學習的話,也能像頑石一樣點頭通靈,所以人皆能夠超越頑石,尤其是可以通過自我修練,進而逐步地成長。」
然而這通靈的頑石卻很憂鬱!它日日夜夜悲嘆:「怎麼眾兄弟都可以去補天,只有我一個被丟在這裡,不堪入選?」大頑石不知足地自怨自嘆了不知多少時日?直到有一天,遠遠地來了一僧一道。
在中國傳統的思想文化中,最重要的就是儒、釋、道三家。稍早我們看到了甄士隱和賈雨村,他們分別代表著兩類儒家人物的典型,亦即「隱」與「仕」。此外,還有釋、道兩家,亦即佛家和道家,他們屬於出世飄然出塵者,在《紅樓夢》裡有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此乃虛幻如夢幻中人,如今卻遠遠地朝著頑石走過來了。
那大石頭一看,此二人都生得骨骼不凡、風神迥異!這「骨骼不凡、風神迥異」八個字寫得太好了!我們在《紅樓夢》中,隨處可見曹雪芹形容之高妙與修辭之精煉,其文若行雲流水,此刻他形容那化外出世的神仙人物,就在「骨骼不凡、風神迥異」這八個字裡形象化地透顯了出來。
這一僧一道說說笑笑,來到青埂峰下,先談一些雲山、霧海、神仙、玄幻故事,而石頭總未動心。但是後來就說到紅塵俗世當中,有繁華富貴的生活,石頭聽了便不覺動了凡心,它真想要到世間去享受一番榮華富貴,所以頑石開口說話了。石頭開口說話這件事無疑是中國古典小說,繼《西遊記》之後,最重要的奇幻敘事又一里程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