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潮衰退 彩繪牆塗白歸零

26

【本報彰化訊】台灣彩繪牆如雨後春筍出現,但有圖案牽涉卡通侵權,還有圖畫單一沒特色,甚至有彩繪牆上留下彩繪業者的手機,過於商業化,田尾鄉海豐崙彩繪村五年前因彩繪灌籃高手、烏龍派出所、海賊王等知名動漫一夕爆紅,如今熱潮衰退,彩繪村計畫推手吳奇偉,自己將彩繪牆陸續塗白,要改變方式活化家鄉。
巷弄開放 人人都能創作
「現在已經沒有海豐崙彩繪村了。」吳奇偉說,觀光人潮剩不到當時的一成,有居民得失心重,希望他繼續畫,但缺乏社區投入,沒有完善規畫,加上新的彩繪牆更吸睛,他決定自行動手拿油漆塗白部分圖案。他重新設立工作室,開放自家巷弄,邀請愛畫畫的人都能創作,希望一改走馬看花的觀光模式,也讓在地人實地參與藝術。
五年多前全台彩繪村盛行,吳奇偉是返鄉青年,他將存得的第一桶金投注在彩繪社區,在村內主要幹道中正路、民生路等周邊巷弄圍牆,彩繪童年回憶的日本動漫,甚至組團隊聘人,在社區牆面創作三十多幅畫,透過網路傳播,成為全台知名的彩繪村,周末擠入人車潮。
吳奇偉說,海豐崙是田尾鄉邊陲,當時大批人潮進來,攤販一天可賺萬元,但也有人因賣同樣產品造成紛爭,公部門為因應觀光人潮設置廁所,但當時誰來清潔卻是個問題,因應而生的彩繪村停車場,如今也成了蚊子停車場。
他認為,家鄉因彩繪村被看見,塗白牆面希望能歸零,由在地人一起思考,要怎樣做才能讓居民生活更好。
台灣彩繪牆熱潮歷經高峰,現在3D立體互動式、浮雕設計更為新潮,雖吸引遊客拍照打卡,卻也為居民帶來交通與環境整潔問題,影響居住品質。
許多文化界人士也不贊同彩繪牆,藝術工作者王蟻益二○一五年發起「我的家鄉不塗鴨」護牆行動,他說,台灣鄉土記憶的紅磚牆淪為畫布,雖到處勸導不要在彩繪紅磚牆,卻遭受民代干擾、居民不諒解,但眼看許多曇花一現的彩繪牆斑剝,卻再也回不去,為達到農村再造目標,反而破壞農村樣貌。
學者:應回歸社造本質
台灣彩繪牆大都是透過社區、村里向中央或地方政府申請經費計畫製作而成,農委會水保局過去有十年計畫協助農村社區再造,近年已不鼓勵沒必要的彩繪牆,學者說,應回歸到社區營造的初衷,居民多元參與、展現地方特色。
大葉大學休閒事業管理學系助理教授林擎天長期輔導社區社造,他認為,社區可能因景觀爆紅帶來觀光效益,但也可能對居民生活產生衝擊,好的硬體若能搭配足夠的導覽、服務,將地方特色展現,有助行銷社區。

田尾海豐崙彩繪村巷弄內仍保留原創的彩繪。圖╱林敬家
田尾海豐崙彩繪村巷弄內仍保留原創的彩繪。圖╱林敬家
灌籃高手的彩繪圖,如今斑駁。圖╱林敬家
灌籃高手的彩繪圖,如今斑駁。圖╱林敬家
分享: